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重回80当大佬最新章节列表 > 第322章 俺顾骜又回来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顾骜跟仇清聊了很久,把新市长上任和打击经济犯罪、清退关系户占地等钱塘新气象新局面,基本摸清了。

    他脑内那个原本遥遥无期、只有朦胧概念的“新横店计划”,也终于清晰起来,到了可以落地的程度。

    “横店1984”计划,在顾骜脑内彻底成型。

    后面只剩下选址和政策这些执行细节,需要跟仇清敲定。

    顾骜也帮过对方不少忙了,当然不会客气:“老仇,我已经有计划了,不过,有些事情需要你办,甚至你可能都无权决定,要向上面申请帮忙。是关于我说的那个影城计划的选址和用地。”

    仇清跟他费了那么多口舌,就是等着这句话呢,连忙踊跃:“这还用说么,你想征地绝对给你征到。”

    1982年可没有钉子户一说,这一点太完美了。地皮都是国家的,没那么多弯弯绕。

    或许有些看官会提“农村承包权”的问题。

    但其实真了解过历史的话,就会知道所谓的农村承包权,并不是78年底徽省小岗村那边一揭盖子、全国所有省的农村都一夜承包的。

    那么大的国家,总要有个过程,要结合每个地方当地的情况,才能真正的惠民。

    不能一种制度在一个地方效果好,就一刀切。因此,历史上分田的事儿,在全国持续了七八年之久,到87年才最后一批集体所有土地承包到户。至于那些国营农场,更是到后面也一直没有分。

    (说句题外话,这一点上,伟人是真的伟大,不是我吹。伟人当年觉得小岗好,可以观望观望,但是并没有立刻要求全国学习。因为他是实用主义的,知道全国情况有很大不同,或许徽省农村就是比较利己,一定要谈利益分配明确才能激发劳动积极性,但不代表其他地方也这样。这里没有任何地域攻击的意思啊。

    同理,伟人也知道上一个时代,‘农业学大寨’的典型‘大寨’本身也没有错。那儿的人是真的讲奉献,肯团结,确实搞建设有成绩,说不定是晋省农民比徽省农民觉悟高呢。如果强行让大寨立刻学小岗,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疗效。

    所以,那些典型本身都没有错,可能出现偏差的,是看到一个典型,就觉得全中国都适用,那就……中国太大了,每个地方民风不同。让地方结合情况对症下药,觉悟高淳朴的地方继续多讲几年奉献,觉悟比较灵活的地方先走一步改讲绩效,这才是最稳的过渡。)

    具体到钱塘周边,虽然钱塘也算是土地改得比较早的,但82年已经分下去的,普遍也就是平原水田、那些产粮食的土地。

    因为承包制最大的特点,就是农民只管交够国家和集体的,剩下的要自给自足,国家不管你了,也很少给承包农票证。你首先得确保口粮是自己种出来的,能不借助商品经济就自给自足温饱部分。

    所以,那些灌溉不易的丘陵、无法种粮食只能种茶叶、竹林的土地,到82年基本上都还没有包出去。更多是姐姐顾敏插队知青时待过的那种国营茶场模式,国家一批,外资到位,立刻就能整个打包出去,连农场里的宿舍都是国家的,跟住户没关系,只要另外择地安置,没人能说什么。(当然不是卖给洋人,是35~50年租用权,80年代土地租期法律还不明朗,35到50年都有。90年代后政策统一了,商业经营土地基本上都是40年。)

    ……

    仇清大致跟顾骜说了一下土地政策,表示这方面绝无问题。

    顾骜给他续了茶水,继续耐心地解释:“你说的也很重要,这个人情我领了。不过,我关心的不仅仅是征地,还有选址。这点可能有点出乎你意料——我希望的影城项目,规划在离市远一点的地方。

    我的规划,远期是要打造一个中国的好莱坞的,近期目标,5年之内,那至少也要超越湾湾人的中影影城。所以,我必须考虑未来周边的整体成本较低,一定要弄得稍微远一点。我就直说了吧,甚至都不在钱塘市范围内。”

    顾骜的这个提议,让仇清大为惊讶:“那你这不是把政绩送给邻居了么好了你是回来实业报效家乡的呀。”

    这一点是仇清万万没想到的。

    顾骜的规划想得也太远了吧。

    在仇清看来,眼下即使是钱塘,也有大把的空地,大不了把上等良田都征了,让港商集中过来拍电影,来钱肯定比种田高上百倍啊。

    “老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本市闲置可以开发的土地随你挑选……”

    顾骜摆摆手:“不,仇局,你对未来的发展速度一无所知。如果我在钱塘市区周边弄,不用十年几年,就会被一大片市区包围的,成为城市毒瘤,而且格局也不够大。你知道洛杉矶的好莱坞要占多大地么?你就是拿几个镇来整体腾空了规划,都不够用。”

    仇清强行压下自己的质疑,耐心的问:“那你准备放哪儿?如果出了市,厉市长也说了不算,不过我在省里还有点老领导老朋友,大不了我给你牵线搭桥。”

    仇清的领导也算是两线开花了,作为旅游局长,既要接受市政府的“块块”领导,同时也有省里“条条”的分管“婆婆”。

    他两边都有人脉。

    “我希望放一部分到江对岸的萧县,以及与临市会稽相邻的一部分地块,未来大约会涉及到会稽的山阴、诸县。”(诸县是书里设定的一个特定县名,不是“诸多县/各个县”的意思。)

    仇清听了,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地图,勾勒出钱塘、会稽两市所涉三县的区位,大致了解了。

    然后就是一阵理解不能:“那地方很偏了啊,已经是会稽山里了吧,怎么会选中那些地方。”

    顾骜伸出三个手指头:“第一,我觉得钱塘市区,江北缺乏大片廉价的平整地块,目前的剑桥机场,未来十几年就会被市区包围,也没有更多平地扩展为国际级大机场,这样交通就很不方便。

    我认为未来钱塘的空港交通枢纽,肯定得放到江对岸——自从十几年前,萧县填江围垦,钱塘江边的平整滩地前后造了十几平方公里。目前这些地只能拿来种田,而未来要是经济发展了,都是要城市化的。

    因为这些是沙洲围垦地,地址太疏松,起不了高楼也挖不了地铁,用来作为低层工业区和造大机场就再好不过了。所以我把影城项目设到江对岸,图的就是交通区位便利,将来来钱塘拍电影的外国人和港澳同胞,下了飞机不用过江,30公里以内,半小时车程就能到。”

    这一点考量,顾骜明显是对标过后世的“真。横店”。

    真。横店位于婺州东阳,而且直到21世纪,婺州都只有航线极少的军民两用机场,以至于全国大多数城市去横店拍电影的人,无论你多大的腕儿,即使是2019年都只能先做飞机到钱塘的萧县机场、然后160公里开车进山。

    如果顾骜是94年建影城,那因为届时钱塘乃至会稽都开发得差不多了,确实只能去经济更不发达、更愿意赌前程的山里。

    可他现在计划是一期84年建成,就没必要拘泥跑那么远山里了,真去那么偏远的地方,港商肯定不肯来吃苦的。只要综合分析,那边横店能有的、能配合的,稍微近一些的会稽山区也能提供,那就在这儿就近搞好了。

    再说,弄在会稽山,怎么也比弄在婺州那些历史上没有留名的群山里,更有历史底蕴品牌可打——

    会稽山上的名胜和可以打的历史牌,可是比钱塘市区都多。从远古的大禹陵,到春秋的越王陵,再到始皇帝的“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以及王羲之的兰亭、到最后姐姐顾敏插队种茶的宋六陵。

    顾骜要是把那些茶场顺便征回来,一边办影城,另一边趁着十年浩劫过去还不久、把被破掉的古迹仿古复原一下,也算是一件功德了。将来旅游拉动和品牌宣传也有好处。

    做生意嘛,就是要会借势和利用历史底蕴,让别人潜移默化帮你宣传。

    仇清花了好久,才理解了顾骜对投资环境的要求,只能服从。

    他推心置腹地说:“行,老弟,我帮你帮到底,跟省里面托人问问先。不过,你最好先拿出一个具体的项目来——据我所知,哪怕是湾湾那边的中影影城,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先有几部古装大戏造景的需求,然后搭建。

    建的时候比临时性的质量建更好一点,发现还有反复利用价值,才慢慢发展起来的。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得找两部电影的名头挂羊头卖狗肉才好。”

    顾骜:“只要可行,这个你不用担心,名头我早就想好了——首先,我也就跟你说说,其实目前文化部牵头的《末代皇帝》,投资2500万美元,外资部分,其实跟我有关系,我说追加钱就追加钱。

    《末代皇帝》拍了小半年了,估计明年才能关机、然后后期剪辑处理,明年年底上映吧,然后送84年初的好莱坞参赛评奖。

    我准备把贝托鲁奇导演的大旗拿出来晃一晃,他的剧本,是我老婆写的,所以我很清楚里面的戏码。我让我老婆在改剧本的时候,加几幕分镜头,就能逼着他们无法实景拍摄,必须造景。到时候,洋人只要肯出钱,还不是想在哪儿造景就在哪儿造景。这是文化部牵头的项目,地方上旅游部门敢不配合吗?”

    中央这个级别,可是不存在“旅游部”的,地方上的旅游部门,到了最上面,顶头上司就是文化部。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