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真的不是富二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248章 怒(万更求订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姚衣开口:“姚老师,叫我姚老师吧。”

    面前警察吞吞吐吐毕恭毕敬的模样,姚衣心知肚明。

    自己已经被认出来了,他才会有这般反应。

    算了,无所谓吧,事情闹成这样,又不可能一走了之。

    被认出来也是好事,可以省点心。

    但这个警察姚衣并不认识。

    姚衣作为过去的顶级商业大佬,对接触过或打过交道的人过目不忘是基本操作,不认识就说明没有直接接触过。

    或许在某个场合下别人见过自己,但自己当时的注意力肯定不在他身上。

    想了想,他和蔼的笑道:“不知道警官怎么称呼?以前见过?”

    警察没想到姚衣竟会问自己的名字,惊喜之下连忙稍稍站直身子,恭敬道:“我姓倪,上次跟着刘所长去网吧抓人时有幸见过您一面。”

    他心头可美。

    这名号一报上去,往后自己在小姚老板心里可就挂上号了!

    虽然这位年轻小老板的表情有点违和,明明是个小青年,怎么给人的感觉像个四十岁的中流砥柱,但这都无所谓,肯定是好事就行了。

    倪警官越说越激动,上次从网吧带回人去,他也参与了审讯。

    开始孙宇那群小混混还一直狡辩,说是被人软禁了好几天,他还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可当那份‘委托书’和‘和解书’上的签字摆在面前时,孙宇所有的狡辩都变得苍白无力。

    案子虽不复杂,可这方方面面的压力让整个派出所都十分紧张,尤其是刘所长连续接了他副局长表哥好几个电话,脸色十分严峻。

    当时刘所长把所有人都叫一起开会,然后告诉大家:“兄弟伙们,这次咱们办的案子非比寻常,办得好了市局面上有光,要是办的不好……”

    体制内都是人精,谁还不明白后半句没说的意思?

    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案子判的飞快,在量刑的时候本来还有些疑虑,可市局那边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要求整顿社会不良风气,从严从重处理。

    听人说,这是市里领导生气了,杨秘书亲自打电话过来指示的。

    这谁顶得住啊?

    于是孙宇一行人从重处罚,就连检察院和法院也是一路绿灯,不到两个月就将人全部关了进去。

    惹不起惹不起。

    以前倪警官作为尚京本地公务员,只知道姚家有钱,是该敬重一下,但他打心底并不是很怵,毕竟他做人做事对得起自己良心。

    那时候他还是个愣头青,觉得自己当个好人,就不用畏惧一切魑魅魍魉。

    但经过这一事,他对姚家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又学到人生的新一课。

    这是权势的力量。

    此外,他也对姚衣十分感激。

    如今他能捞到机场派出所副队长的美差,也多亏了参与办理该案,口供得力,办事利索,手尾干净,完美的展现了自己的业务能力,让刘所长十分满意。

    于是这次刚好机场老副队光荣退休,组织上新增推荐名额,老刘不遗余力就把他给推了出来。

    他先有推荐名额,这才有机会站出来和其他竞聘的同事公平公正的比拼,最终赢了这岗位,才能更上一层楼。

    世间的公平总是相对,竞聘时相对公平,但资源上也必须有些不公平的倾斜,才能轮得到他。

    领导满意了,领导也会让你满意,相辅相成才会有好前途。

    这一点来说,政界、商界甚至是做人做事都差不多。

    跟对人,做对事,站对位置!

    这是凡人想要过得好最简单的道路。

    他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

    现在倪警官心中明白的很,在尚京这一亩三分地,姚衣绝对是惹不起的顶尖存在,能和他叫板的人极少。

    事情既然撞到自己手里,那既是个风险,却又是个机遇。

    我必须好好把握。

    听说姚衣一向爱惜羽毛,名声极好,不管是当老师还是当老板,做的全部都是利尚京利群众的好事,就连尹副市长都对姚衣赞赏有加。

    姚衣这样高尚的、伟大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不去帮助,自己怎么对得起身上这身衣服?

    相比之下,这个韩恒带着那么多保镖招摇过市,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好人谁会带那么多保镖?生怕别人揍你?

    明星这玩意儿,就那么回事吧。

    耍大牌,扰民呗。

    想到此处,倪警官感觉自己的思想已经升华,已经做出决定。

    他带着请示的语气,面带和蔼亲切的味道:“姚老师,您看这事儿确实是有个程序,当事人需要去机场派出所一起做个笔录……”

    倪警官想的是请姚衣过去简单记录一下,可当他看到姚衣面无表情,立刻想起上次连刘所长都不敢请姚衣回去,自己算个啥?

    膨胀了,绝对是膨胀了,居然敢提出这样过分的要求!

    倪警官打了个寒颤,连忙改口道:“姚老师要是没时间,就让您的保镖跟我们去做个记录吧,毕竟是动手的当事人,形式还是要走的。”

    本来洋洋得意的凤姐一脸瞠目结舌的样子,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幻听了。

    倪警官这一系列动作,恭敬有加热情洋溢,这哪是在和嫌疑人对话,这语气、这措词、这态度分明比给领导汇报还要小心翼翼。

    你认不出来明明是我们这边的大明星韩恒受委屈了吗!

    搞什么?

    难道这个姚衣不止是个明星?还真是个大人物?

    早上出门我可是看过黄历的,说的是大吉大利,不可能那么倒霉啊!

    凤姐心中大喊不妙,但此时她已没了退路,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喝道:“倪警官,就是他怂恿保镖动手的,抓他,一定要抓他!”

    抓他?

    就凭你一句话让我去抓姚衣?

    倪警官被凤姐这句话顶得眼白直翻,大妈你当我是白痴?

    我要是真把姚衣带回去了,领导会怎么看我?

    同事会怎么看我?

    尚京的人民群众会怎么看我?

    说吧,你是不是我的对手派过来坑我的?

    倪警官对凤姐张牙舞爪的态度十分反感,皱眉道:“小张,你来控制一下场面,不要让其他人再受伤。姚老师这里我已经问过了,他本人没有参与过事件……”

    姚衣打断他道:“倪警官不用为难,这件事和我是有点关系,我愿意跟你们回去派出所录口供。”

    “不不不,姚老师时间宝贵……”

    倪警官以为姚衣是客套话,连忙摆手,可见到姚衣再次坚持,这才勉强点头道:“既然姚老师主动牺牲休息时间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先代表机场派出所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谢谢谢谢。”

    姚衣道:“你们维护治安那么辛苦,配合你们的工作是应该的。”

    倪警官连忙道:“姚老师这就是谬赞了,我们不过是做些为人民服务的基本工作,比起您为尚京做的,我们远远不及,必须努力学习……”

    另外两名警官也不是傻子,见副大队长都如此作态,脸上也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同时心里默默将姚衣的容貌记了下来。

    大人物不认识自己不要紧,自己认识大人物就行。

    很多事情只要提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会免去很多麻烦。

    往后可千万不要拿着小水枪去滋别人的龙王庙。

    倪警官的行为让一旁的韩恒面无血色,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要稍有智商的人都明白,姚衣绝对大有来头,是倪警官惹不起的存在。

    和姚衣这样的人作对,一旦进了派出所,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还指望自己的社会关系整治他呢,看起来,先遭殃的是自己才对啊!

    韩恒一分钟都不想在派出所里呆,连忙给凤姐使眼神,让她立刻想个办法出来应付场面。

    凤姐咬了咬牙,冷笑道:“倪警官,我们这次来开演唱会可是你们尹副市长要亲自点将的,我劝你最好秉公处理,不要自误。”

    一旦没了办法,凤姐这种老女人便只剩下了威逼利诱狐假虎威这一招。

    吹,往死里吹,吹上天去!

    尹如松当然不可能关注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她知道这些人无法求证,事急从权,只能狐假虎威了。

    尹副市长是和找房网签约的市领导,他的态度就代表了政府对找房网的态度。

    韩恒作为找房网的全国代言人,这次过来尚京举办找房网冠名的演唱会,也算是半个受尹副市长照顾的人。

    如果没有尹副市长默许之下一路绿灯,这种大型活动哪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申报得下来,不提前三个月备案想都不要想。

    如今韩恒岂能阴沟里翻船,被一个派出所警察左右?

    “尹副市长?”

    倪警官楞了一下,尚京的副市长只有一位姓尹的,那就是尹如松。

    他甚至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姚衣,慈善晚宴上尹如松欣赏姚衣,亲自邀请姚衣担任智囊团的事情在尚京公务员圈子里众所周知,要不是姚衣拒绝,现在他可能都是尹如松的座上客,左膀右臂了。

    尹副市长和一个明星的关系能比和姚衣更近?

    他又将目光投向凤姐,眼神里都是叹息和无奈,还有点好笑。

    你确认要用尹副市长来压人?

    你在逗我吗?

    凤姐见倪警官的眼神闪烁,还以为对方心虚终于怕了。

    她浑然不知这一枪又打错了地方,反而胆气顿生,决定乘胜追击,叉腰连连冷笑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我现在就可以给王总打电话,今天演唱会彩排我们韩恒出不了场,你们可背不起这个责任!”

    她盯着姚衣平静的脸,心中说不出的愤怒和憎恨,恶狠狠的说道:“快,将这三个打人的,还有那个老头都带回去,他们想要碰瓷我们家韩恒,居心叵测,绝对是有备而来安排好的。你们警方不管,我现在就叫媒体过来曝光你们!”

    她说着给几个粉头打眼色,粉头会意,立刻撺掇着脑残粉一起喧闹起来。

    “我们家韩恒最可爱最善良,你们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就是,分明是那个老头子自己摔倒碰瓷,你们不查清楚就想带走我们韩恒。做梦!”

    “警察打人啦,警察……你捂住我嘴巴干嘛?不是喊这个?”

    倪警官哭笑不得,他只想大事化小,没想到凤姐又来一手煽动粉丝造势,看来不全部请回去是不行了。

    “小张、小李,将所有人都带回去。”

    他下令后转头对姚衣道:“姚老师,您这边请。”

    姚衣点头,米萌则正扶着老先生问他身体情况。

    老先生稍微揉了揉腰,仔细感觉一番,摆摆手,笑着说没事,拿出手机发条短信后笑道:“走吧。”

    老先生刚开始有些受惊,可此时已完全回过神来,说话的声音十分慈祥好听,整个人温文尔雅,倒是有股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气质。

    姚衣往前一步,从米萌手里接过人,轻轻扶住老先生肩膀,“老先生我扶你,前面路滑,小心一点。”

    老先生先看看姚衣,再又看看那边的韩恒,微微颔首:“谢谢你啊。现在的年轻人呐……人比人……”

    姚衣打个哈哈,“老先生客气了,应该做的。”

    旁边围观的群众们见这两相对比,却是分为了两派。

    “姚老师”的粉丝和普通群众纷纷感概,咱们真是粉对人了,这年轻人简直完美得像天上掉下来的圣人似的。

    韩恒的粉丝们则纷纷白眼,卑鄙!作秀!戏精!你就演,演得更像一点!

    对旁人的看法,姚衣真不在乎。

    他真没刻意作秀,就是看米萌个头小,害怕她力气不够扶不稳。

    江湖传言,没有个巨富身家,千万不要轻易去扶老人。

    姚衣表示,在下当仁不让。

    一众人来到派出所,所长一早听到倪警官的汇报,早就在门口相迎。

    “今早出门的时候听到喜鹊叫就知道会遇到贵人,没想到姚老师居然会大驾光临,请进请进。”

    所长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和姚衣握手,倪警官已提示过他称谓的问题,一句姚老师喊的四平八稳。

    他这态度,哪里像是提审涉案人员,分明就是恭迎贵宾。

    他打量着姚衣,一面惊讶对方的年轻,一面对姚衣的气节与风度深感佩服。

    他真亲自把老年人一路扶稳了。

    他真和我想象中的富二代截然不同。

    这大约就是豪门与暴发户后代的区别吧。

    姚衣点头示意,打个招呼,态度十分随和。

    所长再心中感叹,果然越是有本事的人,就越低调。

    姚衣道:“倒是打扰所长了,请问咱们在哪儿录口供?”

    所长笑道:“您这边请,到我办公室坐坐。小倪快去泡茶,然后过来做笔录。对了,三位那边请,在那边坐。那几个,到那边房间去,单独问,一个个的问。”

    倪警官点头称是,一溜烟的跑去烧水泡茶。

    事情还没定性,但所长对两边的人态度却泾渭分明,简直无情。

    韩恒、凤姐等人见状,一颗心再次沉了下去。

    韩恒小声道:“凤姐,看情况好像不大妙啊,你给找房网打电话没?怎么说?”

    凤姐不耐道:“你催什么,我做事还用你教?”

    见韩恒脸色铁青,凤姐这才想起这位爷今天一直不顺,要是不安慰好,恐怕随时可能爆炸。

    她想了想道:“你别生气,我也急啊。总之我已经联系了王辉,让他赶紧联系本地政府处理这事,你稍安勿躁,乖,啊。”

    她甚至给韩恒抛了个媚眼,暗示晚上准备节目给他消消气。

    韩恒这才脸色稍霁,哼了声道:“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进了局子,影响不小。就算王辉那边能把我们捞出来,外界的评论新闻怎么办?”

    “怎么办?今天连夜成立尚京粉丝分部,让粉丝去各大新闻网控评!我刚查出来了,这个姚老师就是个本地小网红,根本就没什么流量。”

    话虽如此,凤姐心中还是颇有些担心和无奈,心道要是在天京,何至于如此被动,连个派出所都搞不定。

    换成天京,这个时候她早就掌握了对方所有资料,早就将死对方,何至于被带进派出所?

    “你,过来录口供!”

    一名警察拿着本子,对着凤姐招招手,示意她跟着自己去执法办案区录口供。

    “好的警察同志。”

    凤姐连忙堆出笑容,一面跟在警察身后,一面漫不经心的刺探道:“我说警察同志,那个姚老师不就是个网红吗?怎么你们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弄的那么紧张干嘛?我现在都被你们吓到,心里跳的好快呢!”

    警察看了眼凤姐故作娇羞的西子捧心状,一阵反胃,觉得眼前火辣辣的疼,心道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幸好他职业素养过硬,没有丝毫失态,只深吸口气摇头道:“这事儿等做完了笔记再说吧,总之我劝你们一句,坦白从宽,不要没事找事,不然吃了亏就来不及了。”

    凤姐连忙陪笑道:“警察同志的话我当然是要听的,这样吧,我保证说的都是事实,您先告诉我一声,我得罪的究竟是谁?我这心里也好有底不是?”

    大约是见凤姐实在太过辣眼睛,警察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忍,这么丑的女人,要是真有个什么差错丢了工作,以后日子估计会很困难吧。

    他略带同情的小声说道:“多的我也没法说,我就告诉你们一句话,这整栋楼都是他们家修的。”

    “什么?!”

    凤姐大惊失色,眼里透出不可思议的目光,心中顿时方寸大乱。

    其他人可能不懂这句话的意思,可作为一个靠察言观色和人际关系交往谋生的经纪人,凤姐如何能不懂其中的含义。

    我今天用错策略了!

    机场、地标建筑、政府大楼这样的地方重点工程,业务量大要求高赚钱也不多,可为什么不少大型承建单位从来都抢着接单?

    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潜规则,只有最和政府最亲密的企业才有资格承担这一类重点工程的建设。

    这边让你赚得少了,或者亏了,都好说。

    另一边,只要你有手段有能力,就一定能让人给你补回来。

    能接手这样工程的公司或者个人,绝对非富即贵,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

    如果消息属实,这个姚老师的身份来头绝对恐怖!

    凤姐脑子一片空白,不是说好的网红吗?怎么又变成了实业二代?

    得罪了网红,控评撕逼用粉丝开道就行。

    要是得罪了二代,这样的方法不仅会被对方打招呼封号封IP,还很有可能招来对方惨烈的报复。

    全网全渠道封杀了解一下。

    想到天京那帮无所不作的二三代行径,凤姐就感觉到头皮发麻。

    你一个好好的二代,不在家天天开海天盛筵数游艇玩,来机场装什么见义勇为的好汉?

    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做你去捐款救助灾区啊,你来这里和我们作对干嘛?

    凤姐只觉得自己百爪挠心,思绪混乱,录口供的时候错误连连,就连撒谎都不自然起来。

    哪怕干警见她状态实在不对,反复提醒你别在意别人的身份,咱们处理的是事,今天就事论事,姚老师也没多说什么,咱们都按规矩来。

    这都没用,她就是害怕。

    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王辉身上,只希望找房网和政府的关系能够解决眼前的困境。

    另一方面姚衣已经做完了笔录。

    倪警官端来热茶,笑吟吟道:“姚老师,茶水不好,您将就着喝一点解解渴吧。刚买的一次性纸杯,干净、卫生。”

    姚衣微笑着抿了口,倪警官的表情愈发尊重起来。

    姚衣肯喝茶,那说明他现在心情还不错,肯给面子。

    所长笑道:“姚老师您还不知道吧,咱们这栋楼,包括前面的院子都属于姚氏集团分公司承建,你们家的物业分公司协管。可以说咱们所能有这么好的办公环境,全靠您家支持。”

    姚衣先是一愣。

    合着我在尚京还真是姚·哪里都有我爸·衣?

    他真没想到父亲的布局如此深远。

    上一世他接班时,姚氏正风雨飘摇,早已切割收缩不少外部资产。

    他脑子里还真没装着这么多事。

    姚衣不禁捏紧了拳头,对父亲现在的境界很是神往。

    他并非妄自菲薄,但他却知道以父亲曾经的文化水平,再有如今的成就,那必然是有大智慧,大毅力才能做到这地步。

    这既要勤奋,更要天赋。

    若论天赋,姚衣甚至觉得自己或许不如父亲。

    父亲深知崛起不易,只有更好的配合政府建设发展,才算是尽到了大商人的本分。

    是以有段时间姚氏集团配合政府的步调,大力发展基建,结下无数善果。

    原来姚氏集团参与了机场建设后,物业管理这一块也一直交给姚氏集团代理。

    为了方便运作,姚氏集团又修了机场旁边这栋四层的楼房,免费让物业管理和机场派出所入驻使用。

    姚氏集团不仅提供办公地点,更将整栋楼装修一新,配上了最好的配套设施,机场派出所的办公环境,绝对是尚京最好的。

    倪警官想要调到机场派出所,也是因为这里环境好待遇高,是个美差的缘故。

    姚氏在尚京为何能根深蒂固,把这里几乎经营成铁板江山,靠的就是这些细节。

    这些都没人教父亲,他年轻时都没机会读大学,他都是自己悟的。

    父亲考虑问题太周全,不但长袖善舞,更能统筹全局,不但白手起家,更将如此庞大的集团经营得井井有条。

    我要学的,还有很多。

    回过神来,姚衣笑道:“大家各司其职,都是为国家服务,能够让所长和大家满意,我们也算是做了件好事。都是为人民服务,不能让你们专美与前。”

    所长见姚衣不再提之前的冲突,更无任何芥蒂,一颗心也稍稍放回了肚子里一些。

    开玩笑,今天请了姚氏集团的继承人回来,没个说得通的说法,明天就有可能被局长请过去换换位置。

    他在机场里和人起纠纷了?

    别闹。

    这种小事就得把人带回去的话,别人还参不参加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了?

    讲真,他今天是自己来的啊!

    不过所长的心还不能完全放下,还需要查明事实。

    万一要真是姚衣主动惹事,那我恐怕也只能……

    他心中装着的事多,略有焦虑,赶紧对倪警官道:“情况调查的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倪警官道:“视频监控还在查,除了几个比较激动的粉丝外,其他人说的情况和姚老师说的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啊!”

    所长松口气,面色明显露出笑容,太棒了。

    只要不是姚衣主动动手,那就不会有大问题,自己也算是对上面有了交代。

    咱还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办事。

    他一颗心终于放回肚子里,稳稳当当了。

    所长笑道:“既然没事,姚老师可以随时走……”

    姚衣微微摇头:“不急,我倒是想问问,韩恒他们怎么处理?”

    所长眼神收缩,对着倪警官挥挥手,倪警官识相的离开了办公室。

    还顺手将门带上了。

    “姚老师,这事儿就算是坐实,也就个普通的斗殴,顶多就是罚款加行政拘留……”

    所长看着姚衣的眼神,小心翼翼的措词道:“而且推人属于道德方面的问题,别说他们没推倒人,就算是推到了,也是走民事诉讼请求赔偿,咱们恐怕也管不着啊。”

    所长说的没错,韩恒的保镖推人虽然有道德上的错误,可归根结底也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就算被推的人有什么闪失,要承担责任的也是韩恒的保镖,而不是韩恒。

    姚衣摇头道:“这事儿从法律层面上来说,当然没有问题,可是这次的事情并不止一件。”

    所长心中不解,连忙坐直了谦虚道:“您说,我听着呢。”

    姚衣微笑道:“首先韩恒的保镖嚣张跋扈,把机场当做自己家,没有提前报备,也没有申请备案,就想清场所有人,并且对其他人的生命财产产生危险。”

    所长眼睛一亮,点头道:“对啊!他们违反了机场管理条例,依照条例可以罚款和行政拘留。”

    所长心中微叹,姚家人果然厉害,按照机场管理条例的处罚,韩恒今天说什么都跑不掉了。

    姚衣继续道:“第二点,他们犯错后没有丝毫道歉的意思,就连我上前询问也差点被打,要不是我的保镖还行,今天我可能会被打进医院也说不定。”

    所长嘴巴一歪,什么叫做保镖还行,我看是非常厉害才对。

    他生怕姚衣的保镖太过鲁莽,惹出什么收拾不了的事端来,特意叫人查看了所有人的伤势。

    结果韩恒的保镖都只是皮肉疼,连擦破块皮都没有,就算到医院去检查都没用。

    这说明樊力下手极有分寸,打的都是人身上最疼的地方,只疼,却不伤人。

    他手里没点硬功夫,真玩不出这花活来,绝非常人能想象。

    行家里手则是一看便知晓厉害。

    不过姚衣这话他还是记住了,在尚京地头想将姚衣打进医院,光是这种心思就挺吓人的。

    所长想了想,不确定道:“人证物证支持的情况下,寻衅滋事倒也算靠的上。不过您这边没受伤的话,法院多半会酌情考虑和解。”

    姚衣道:“这就不是我们该操心的范围了。所长,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如介绍一下?”

    所长笑呵呵道:“我一个小人物,咳,我姓张,叫张河,今年四十四,过几年就要退休了。”

    机场派出所所长级别不高,可管理的事情却一点不小。

    进出口贸易、免税商店、国际友人纠纷……

    没有能力和水平,能坐的稳吗?

    张河说的谦虚,姚衣也不想戳破,只是点头道:“张所长倒是很心宽嘛,不过有句话说的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就算不往高处走,也不想要往低处流,但这个道理是不是没错?”

    张河想了想,摇头道:“姚老师的话太深了,我也不是很明白,您就直说吧。”

    姚衣笑道:“那我可就直说了。换做平时,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不愿意多事也就算了。”

    “可是今天不行。”

    “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想要特殊待遇,或者以姚氏集团的名字压人。”

    “韩恒可以推很多人,可是他们今天推的对象选错了。”

    “他的保镖连别人七老八十的老年人都不管不顾,他就没想过老年人骨头脆,那一下真摔着了,几乎不可能痊愈!后面活多少年,就痛苦多少年!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有钱赔得起就能这样作贱别人吗?他有我有钱吗?他当自己是谁?皇帝?天王老子!我就明白说了吧,他让我不高兴。我看他不爽,看他不顺眼,我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张所你可以觉得我仗势欺人,或许也会觉得我过于霸道。但在这尚京的一亩三分地,只要我站住道义,只要我问心无愧,我认为我有资格霸道!”

    “今天这事我不打算和他们善了,我也没想过和解。坦白讲我本来可以置身事外,但现在我不痛快,那么我自然不会让别人痛快。”

    “所以,韩恒的人今天还做了另一件事。在现场煽动群众情绪,意图搅起动荡。他们这算不算非法集会,算不算煽动民情,算不算危害社会治安?”

    姚衣突然一改乐呵呵的表情,掷地有声的说道。

    他字字如刀,铿锵有力,让张河听得是彻骨深寒。

    这……

    事情超级大条了啊!

    这老哥正义感爆棚啊!

    ------------------------

    两更1.6w字,来点月票吧!现在好像103还是104名的,进个前百吧!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