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开户注册送28元体验金美洲巨头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参议员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为了为会员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湾区俱乐部煞费苦心的在室内修建起了一个600多平方米的温泉浴池。

    维克托踏入这间完全由钢铁支架和透明玻璃幕墙修建而成的、巨大的温泉浴池的时候,也不得不为这些人的想法感觉到惊叹。

    因为温度的原因,此刻差不多有一个网球场大小的池面上水汽氤氲,踏入池水中,瞬间被一股温热的热水所包裹。

    维克托就这样靠在池边,闭上眼睛,舒服的叹了口气。

    身后替他引路的康妮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如同一条美人鱼一般,滑进了维克托的怀中,一边用手按摩着维克托的肩部肌肉,一边柔声问道:“先生,需要我为你服务吗?”

    维克托不是伪君子,都送到口中了,他当然也不会假惺惺的推三阻四。

    他心安理得的靠坐在温泉浴池的岸边,任凭康妮俯下头,包裹住小维克托,不停的吞吐,最后在她那性感的嘴巴里酣畅淋漓的发泄出来。

    闲聊几句,按照康妮的说法,这家湾区俱乐部是一家名叫帕森斯资本名下的产业。

    对于这家公司,维克托根本毫无印象,不过按照他的估计,绝对是某家公司或者某个大人物为了掩人耳目而搞出来的一家皮包公司,主要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些特殊服务。

    康妮是纽约Tisch艺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按照她的说法,这家俱乐部里面的工作人员基本都是像她这样的大学生,大家都是同帕森斯资本公司签订了一年的合约。

    除了每个月能够拿到1.6万美元的月薪之外,在一年以后,康妮还可以一次性的拿到20万美元的辞退金,这笔巨款对于康妮这样的女孩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这只是一些简单的情况,再多的,就不是康妮这个普通的大学能够知道的了,即使是知道了,她也不能说,因为在签订合约的时候,她还签署了一份保密合同,如果对外界泄露俱乐部里面的“秘密”的话,她将面临数十万美元的赔偿。

    经过康妮手法娴熟的按摩一番,维克托精神奕奕的踏入宴会厅,在侍者的引领下走向了二楼的一间包厢,亚伦·埃尔维斯已经同一名50多岁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见到维克托的到来,亚伦微笑着招呼道:“维克托,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赖利参议员,

    议员,这位就是我刚刚同你说的,绿湾能源的维克托。”

    “赖利参议员,见到你非常荣幸。”

    “呵呵,维克托,亚伦同谈起你,话语中对你很是赞赏,看起来他对于你的发展很是看好啊。”

    “这都是亚伦先生对我这个后辈的提携,实在是让人诚惶诚恐啊!”

    “哈哈,维克托,不要太过于谦虚了,格林纳达的油田项目,参议院同样也在关注,我前两天还在同国会内的同僚们讨论起这件事情,绿湾能源能够参与到油田的开发项目中,我相信肯定能够借此机会发展起来的。”

    “非常感谢参议员的夸奖,”面对斯考特·赖利的夸奖,维克托表面上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不过心里却没有一点点当真的意思。

    斯考特·赖利这样的国会议员绝对是一帮自私自利、贪财如命、阿谀谄媚、贪恋权势的政客,在不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他们能够非常圆滑的同任何人打交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绝对是他们的天赋技能,谈话艺术也是点到了MAX级别的。

    所以,他们的话一般来说,都是需要打对折来听的,甚至有时候的可信度为零。因为维克托现在也算是一个典型的政客了,所以他非常明白应该用什么样的思维同斯考特打交道。

    利益,利益,利益,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三遍。

    只要维克托能够给斯考特带来利益,哪怕他现在宣称自己是一个共产主义分子,相信斯考特都绝不会介意这一点。

    “亚伦,”同维克托假意寒暄了几句,斯考特将目光转回了亚伦·埃尔维斯的身上,“前段时间你们德士古的事情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啊。”

    “是啊,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确非常的危险,不过好在有众多朋友们的帮助,我们终于度过了这个难关,”亚伦·埃尔维斯的眼光深深的看了一眼维克托,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已经雨过天晴啦,所有的麻烦都解决啦。”

    斯考特·赖利对于亚伦的乐观显得有一些不置可否,他拿起桌上雪茄盒里面的一支雪茄,熟练的剪掉雪茄两端的圆头,“嗤”的一声滑燃了一根火柴,吞云吐雾起来。

    “亚伦,我从司法委员会的富兰克林·杰弗里那里得知一个消息,可能对你所说的情况有一些出入,我想,这个消息你一定会很想知道的。”

    “哦,什么事情,还需要你特意的提醒我?”

    斯考特·赖利的面容隐藏在一片烟雾后面,不过他的话确实清晰可闻。

    “特拉华平衡法庭的诉讼,虽然格蒂石油胜利了,而且彭泽尔公司也没有再上诉。

    不过富兰克林告诉我,霍夫·李德克并没有放弃,他还在积极的准备应对即将在宾州塔拉萨法庭召开的对于你们德士古石油在宾州涉嫌垄断经营的诉讼。”

    顿了一顿,好像是让亚伦消化他刚刚的一番话,斯考特继续说道:“亚伦,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德士古比起彭泽尔公司来说,当然是庞然大物,但是作为一家宾夕法尼亚土生土长的企业,彭泽尔公司在宾州的实力不容小觑,而且因为是在宾州的法院开庭审理,国会不能够轻易的插手,我觉得你应该重视起来。”

    美国是由各个州组成的,因此各州在处理自己本地的事务上,拥有极大的权利。

    从许多角度看,除了外交以及军事外,州几乎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国”:有自己的法律、税收、警察、教育、选举制度。

    根据宪法的规定,州政府不是联邦政府的下属,各州享有自主权,没有服从联邦政府的责任。但是,当联邦宪法或联邦法律与州宪法或州法律相抵触时,州宪法和州法律必须服从联邦宪法和联邦法律。

    因此,如同斯考特所说的,彭泽尔公司在宾夕法尼亚州法院提起对德士古公司的反垄断诉讼,很可能对德士古造成巨大的威胁。

    亚伦·埃尔维斯安静的听着斯考特的话,不时的点点头,“斯考特,感谢你的提醒啊,我一定会注意这一点的,既然霍夫·李德克不肯认输,我会让他清醒过来的。”

    话语中,对彭泽尔公司的轻蔑显而易见,的确,同德士古比起来,彭泽尔公司简直就像是一只小蚂蚁一样,属于伸手就能碾死的存在。

    维克托在一旁没有说话,亚伦·埃尔维斯不会知道,霍夫·李德克这个他没有放在眼中的男人,会给德士古这个巨人造成怎样的伤害。

    “斯考特,我们不谈这些让人扫兴的事情了,今天请你来,是维克托这个年轻人需要你的帮助啊。”

    “哦?”

    亚伦向维克托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站起身来,对两人说道:“我听说加文最近弄到了一桶47年的白马酒庄的葡萄酒,这我得去品尝一下,你们先谈吧。”

    说完这话,亚伦·埃尔维斯点头致歉,然后离开了包厢,留下了维克托同斯考特这位国会的参议员。今天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那就是答应维克托的请求,为他替斯考特·赖利这位国会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主席的引荐,至于具体的利益和交换条件,他就不适合在参与其中了。

    现在,包厢里,就剩下维克托同这位参议员先生两个人了,至于双方商谈了什么,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