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偃者道途最新章节列表 > 第92章 音律之道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李尘很快便从吴家的传讯得知鱼游仙意图。

    他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

    反正他最近也刚把事情处理好了,没有什么要忙的,见就见吧。

    金阳门要考察他,他也要考察金阳门。

    虽未去往颢海,然而管中窥豹,当能从其子弟的性格,能力,窥见一丝宗门风气。

    第二日上午,李尘如约而至,吴家人早已经备好一个院子,作为两人会面的场所。

    “杨师匠,鱼特使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我们三族老昨日已经把大致情况告诉过您?家主吩咐我来说一声,若还不知,可在此参阅。”引路的侍女悄悄把一张纸递给了李尘。

    李尘看了一眼,递回给她道:“有心了,收好吧,昨日已经说过了。”

    侍女当即不再多说什么,把纸条收回,引着李尘进入内院。

    穿过长长的走廊之时,一阵宛如泉水叮咚的悦耳琴声,突然从里面传了出来。

    李尘微微一顿,侧耳倾听。

    但见琴音之中,似有流水之意,初时如同滴水落下,汇聚成流,一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画景宛如牵动意像,在脑海之中显化出来。

    当李尘再度踏出脚步,跟随侍女继续往前之时,韵律再变,已是进入到了山间溪水欢快奔腾,及至从高崖洒落,飞如白练的情景。

    庭院幽深,琴音典雅,四周的亭台充满古意,闻之更显意境。

    不久之后,李尘跟着侍女来到了院子后面,一座占地数亩的人工湖边,但见一名身穿浅蓝裾裙,长发及腰的女子背对自己,坐在岸边水榭之内。

    女子手中,古琴如被一股无形气劲托起,十指跃动之间,如有一道道凝实的龙蛇结成白练,不断在弦间飞腾蹿跃,每一次勾动,撞击,便有和美之声从中发出。

    再细看去,那竟不是真正的古琴,而是法力凝成的虚相

    一道道形象扭曲,如同蝌蚪,又似鸟迹的浮光掠影从中迸射而出,竟是生动的道纹,宛如音符具现,围绕着女子盘旋不息。

    “音符具现,这是一位精修音律之道的修士?”

    李尘感受着自己脑海之中受到琴音影响而产生的幻象,再细看这些宛如拥有了实体形象的音符道纹,面露微讶。

    侍女似乎受到琴音的影响,不知不觉脚步慢下,站在原地,垂首帖耳。

    她面色时而喜悦,时而悲伤,似乎见着清泉流水,也被牵动心思,生出了不同的感受,李尘却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只是看着那音符乱舞,龙蛇游走的景象,内心感觉颇为有趣。

    这是把音律的音符都具现化了,堪比剑道凝聚剑气的手段。

    一阵之后,这首宛若拥有着高山流水意境的琴曲奏完,古琴法相才终于散去,女子如同天仙歇舞,缓缓把芊芊十指收回,起身而立。

    李尘拱了拱手,主动招呼道:“鱼特使,杨某有礼了。”

    鱼游仙转过身,露出了一张充满着古典风情的美人脸庞。

    她螓首蛾眉,明眸皓齿,仿佛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站立之间,仿佛还有余音绕梁,如同轻纱的流光隐隐闪动,不似凡类。

    李尘微讶,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色。

    他不得不承认,除却自己曾经见过的戚大匠之外,这还是他所见过,第二个一看就远超凡俗的超凡人物。

    但与戚大匠身为结丹修士,肉身亦曾经历傀儡化改造所带来的威武霸气所截然不同的是,此人似乎生就真正灵根,拥有着钟林毓秀的非凡风韵。

    “你就是杨师匠?”鱼游仙道:“久闻草莽江湖,英豪辈出,你自言二十余便已成功自行筑基,还修炼至师匠境界,如今观之,果是不假。”

    她缓缓从湖边水榭走了出来,在李尘面前站定。

    对于平常散修而言,早早筑基,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履历亮点,可以称得上年轻有为,自然要在对金阳门的自荐书用上。

    如今李尘所用,虽然仍是金铁铸就的傀儡机体,但气息年轻,法力之中也充满生机,鱼游仙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的世家子弟,自然分得出来。

    “杨师匠可通音律?你方才也听了我一曲《清泉乐》,不知有何感想。”

    鱼游仙赞许过后,突然开口问道。

    李尘闻言便笑。

    这位鱼特使倒是有点意思,话题看似跳跃无常,但实际上,这在交际之中,属于一种经典的控制技巧,乃是身份地位占优者,试图掌控局势所用。

    她在此间气定神闲的弹琴,本就占着地主之名,嘉许称赞,更是隐含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如此铺垫过后,顺势引出对其琴曲的看法,那就是下一步的引导了。

    常人闻之,当然是顺杆子攀上去,称赞有加。

    至于如何称赞,那就看出各人马屁功夫的高低了。

    总之,这交际往来,也如同切磋对练,有着常用的套路可循。

    但李尘是什么人?

    李尘可是两世为人,在他看来,这位所谓鱼特使,也只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而已。

    御下之术?缺了恩威之实,就如同缺了内功和法力的招式,不过花拳绣腿,闹着玩儿。

    但就算心知肚明,李尘仍然还是十平八稳答道:“我不是太懂这些,但觉得好听。”

    心中暗道,这接下来,八成是要一通高论,装逼扯淡,让人不明觉厉了。

    果然,鱼游仙淡淡一笑:“琴者,禁邪归正,以和人心。是故圣人之治将以治身,育其情性,和矣!”

    “此间有大道,亦为我等偃者所追求。”

    李尘突然打断道:“鱼特使所修,乃是音律之道?”

    鱼游仙道:“然也。”

    李尘道:“我所修者,天衍之道也,在我等看来,所谓音者,无非震动,所谓律者,无非数学,精通其理,人工智能亦可演奏,甚至创造曲目。”

    鱼游仙微讶,终于神色微变:“理工之学,也通艺术?”

    李尘肯定道:“既然曾有前辈高人将其推演至堪比有情众生的地步,那就肯定不输于人。”

    鱼游仙目光微凝,和李尘对立而视,眼中皆似有精光闪烁。

    这家伙,挺可恶的。

    这是鱼游仙对李尘的第一印象。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