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暖冬事件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井口往事结局 (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王小波

    孟二狗坐在车内,忽听得手机铃声响起,他定睛一看,是张发打来的电话……

    “喂,叔……”孟二狗提心吊胆地说。

    对面没人答话……

    孟二狗又叫了两声,依旧是没人答话……

    孟二狗刚要挂断再回拨过去,突然他听见电话那端传来了闷雷之声。

    “你……得手了?”孟二狗忐忑地问道。

    “说吧,你有什么打算……”电话另一端传来满仓的声音。

    “我与你并无过节,我只是想要钱,你呢,丁满仓……”孟二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就是想要他的命,早知你不会干涉,事情就简单多了。”满仓说。

    “你跟他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孟二狗问道。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给张发发的信息我都看到了,这事如果败露了,咱俩都完蛋,我们各自守住对方的秘密,你看行吗?”满仓问道。

    “我自然是没问题,可这张发突然消失了,我们没法交代啊……”孟二狗有些困惑地说道。

    “你留在公司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我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所有罪责我一并承担,可好?”满仓问道。

    孟二狗听到此番答复,心中自然欢喜,连忙答道:

    “这样自然再好不过了,一个月时间应该没问题,正好他过几天有个国外的培训……”孟二狗顿了顿,又说道: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作为他的私人医生,你明明有很多机会和方法除掉他,为什么要拖了这么久才下手……”

    “再见……”满仓果断挂掉了电话……

    都说了多少遍了,复仇需要仪式感,我要让所有人都死在回忆里……

    满仓熟练地处理好了尸体,这对一个医生来讲,实在是小事一桩,他又把厨房的大冰柜都清理了出来,把尸体放进去冷冻了起来。

    在清理干净所有现场之后,满仓开车回到了家,烧掉了带血的衣服,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连夜乘高铁回到了B城……

    …………

    在送走最后一名员工后,马占军从里面拉上了卷帘门,他坐在大厅的导诊台后,盯着墙上的挂钟,发着呆……

    后半夜两点半,马占军听到敲击卷帘门的声响……

    他连忙打开了门,满仓正站在门口……

    …………

    三周后,马占军轻轻地摘下遮挡住满仓眼的纱布……

    满仓试探着慢慢睁开了双眼,眼前白茫茫的世界,逐渐清晰了起来……

    在满仓的双眼完全适应了之后,马占军拿来一面镜子,慢慢地放在满仓的面前。

    满仓突然愣住了,继而发了疯似的,拿起镜子,摔了个粉碎……

    他伏在桌子上,痛哭起来,他能接受所有的打击,但他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了最让他痛恨之人的样子。

    这就是代价啊,能背负的不能背负的,都得背负……

    就连自己都分不清了,走到这一步,现在的他,到底是丁满仓,还是张发……

    …………

    接下来的一周内,他回到了风月庄园,用心地布置了一下所有环节,从二楼到酒窖。他一遍遍地模拟着有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境,包括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确定万无一失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以张发的口吻,给张发通讯录里的冯春发去了邀请。

    随后他又驱车回到了c市,在破晓时分,把一包黑塑料袋,安静地放置在李坤租住的房间内,又悄悄返回井口村,分别给赵亚军家的大黄狗和两头牛下了药,制造了解下后腿肉的假象……

    在返回富延的前的凌晨,他独自一人来到父亲遗骸处,悄悄地登录了停用了两年的微信,给许海彬发送了个坐标,随后下线,并匆忙离开了井口村……

    中午,抵达富延后,满仓用张发的口吻分别给赵亚军和李坤打了通电话,邀请他们来风月庄园赴约……

    至此,一切布局都已完成,满仓独自坐在大厅的落地窗前,望着凄凉的星月,若有所思。

    寂静的山林中,时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啼叫声,满仓打开窗子,模拟着这种叫声,与它畅谈了一整夜……

    什么是孤独,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只能与这静谧的山林交流……

    这便是孤独……

    …………

    天亮了,这是属于他的最后一个黎明……

    满仓又分别给三人致电,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接人顺序,冯春前一晚已抵达富延市,随后是李坤,最后是赵亚军……

    这些让自己茶饭不思的名字,终于要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满仓很好奇,连人都敢吃的这几位,会不会惧怕死亡。

    自从那天起,这深陷于漩涡中的几人,注定是要重逢的。

    这便是羁绊,无论身处何方,无论身居何位,大家的命运都被牵扯到一起。

    今天是丁勇上山的日子,

    也是自己所有苦难的开始。

    …………

    “大兵哥哥,这便是我的一生了,听着过瘾吗?”满仓微笑地看着颓坐在落地窗前的张发,继续说道:

    “自从换了这张脸,我看自己都觉得恶心,这一切都是他妈拜你们所赐!”

    赵亚军呆住了,想不到这些年自己的满仓弟弟,竟过得如此艰难……

    他泪眼婆娑地站起来,右手颤抖地抚摸着满仓那苍老的面容,说道。

    “真的是你吗,我的满仓弟弟,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对不起……对不起……”

    “呵,还想骗我,这些年我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今天我要为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自己报仇,”满仓愤怒地说道。

    “你入学的那天,我去车站找过你,我要跟你坦白一切,但我找不到你。我想如果当初我早一点说出这个秘密,你的人生可能就大不相同了,我就是这样,一再的犯错,一再的错过,如果我没有上山,如果当时我挺身而出了……”赵亚军似疯了一般,深情地望着满仓,喃喃地说道。

    好多次,就差一点点,可这一点点的怯懦,改变了许多人的人生轨迹……

    “你去死吧……”满仓缓缓从腰间掏出手枪,抵在赵亚军的额头……

    赵亚军从容地闭上双眼,笑了,

    开心地笑了,

    这笑容好似晚霞照映下的向日葵,

    绚烂,明丽……

    “嘭……”

    赵亚军只觉得鼻子一酸,一股温热之感自鼻孔传出,蔓延到嘴角。

    这味道他再熟悉不过了,鲜血的味道……

    13岁起,这味道便永远留存在自己的味蕾中,挥之不去……

    一拳、两拳、三拳……

    满仓疯了似的,狠狠捶打着跪在他面前的赵亚军……

    打得他皮开肉绽,血流满面……

    自己终究是下不去杀心,纵然在梦里自己已经洒脱地杀他了无数次,

    但当这活生生之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之时,满仓才忽然意识到,这世上真正关心自己的人,还剩几个……

    满仓已没勇气再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了,

    真的不想再失去了......

    赵亚军如一棵树一般,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满仓已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他踉跄地朝门口走去,摸索着拿出钥匙,插在门锁处,转动了两下……

    回到赵亚军身前,拿枪继续顶在赵亚军的额头。

    “你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满仓咬着牙说道。

    赵亚军缓缓地睁开双眼,因为眼部被打了数拳的缘故,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走,这一次我不想再留遗憾……”赵亚军对着面前的模糊人影说道。

    满仓深知自己已无退路,连忙用枪狠狠地顶了一下赵亚军的额头: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马上给我……”

    “砰……”一声清脆地枪响传来,赵亚军感觉自己的耳旁有风拂过……

    一声闷哼,赵亚军依稀看到,面前的满仓轰然倒下,重重地摔在一片血泊之中,枪脱了手,滑向远处……

    一颗无情的子弹,从那窗子的破洞飞进来,划过赵亚军的脸庞,精准地击中了满仓。

    结局永远不会如你设想的那般圆满,

    它会曲折到,

    让每个人失去所有……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