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头狼最新章节列表 > 1423 命该如此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面对陈凯如此急切的态度,我本就犹豫不决的心思瞬间定了下来。

    用陆国康的话说,上赶着的买卖肯定不是好买卖。

    这个烫手山芋,我们说啥都不能接,倒不是说我害怕跟天娱集团的对上,我们之间早晚得分出个公母,可我现在信不过面前的这个陈凯,鬼知道他会不会是对面弄过来,故意给我们挖坑设套的。

    我迟疑片刻后,朝着陈凯微笑:“凯哥,你先别急,挺大个买卖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拍板的,这事儿..这事儿等我和其他人再商量商量吧,毕竟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您说对吧?”

    听到不算隐晦的拒绝,陈凯的眼神微微一直楞,随即求助似的望向余佳杰。

    余佳杰递给我一支烟道:“朗弟,我和陈凯是多年的好朋友,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他这个人绝对没问题,而且他这么干,也全是为了厂里其他人谋福利,不然他完全可以揣起来天娱集团给的好处,拍拍屁股走人。”

    就在这时候,我攥在掌心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我朝余佳杰和陈凯歉意的缩了缩脖颈打马虎眼:“事情咱们回头再聊,我先接个电话。”

    趁着接电话的机会,我转身径直朝会所里面走去。

    我按下接听键客气的询问:“您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里立即传来熊初墨的声音:“王朗,是我呀,刚刚打你电话怎么是关机状态呢。”

    我马上笑开了花:“墨墨姐呀,刚刚手机没电啦,这是您的号码吗?我待会存一下。”

    熊初墨大大咧咧的回应:“嗯,微信和号码同步,你可以随便加一下,有时候我会比较忙,电话打不通的话,你就在

    我思索一下后,很正经的说道:“对了墨墨姐,待会你把你相中的那块地皮给我发个详细的地址,我明天过去看看。”

    熊初墨轻声道:“好,事情麻烦你啦,其实对我来说去哪里办校都一样,我就是受不了天娱集团现在那股嚣张的气焰,仗着自己很厉害,总欺负我小弟。”

    我楞了一下笑问:“你小弟?是远仔吗?”

    熊初墨凝声说:“对呀,我和远仔三四岁时候就认识啦,小时候他身体不好,每次和别的小朋友打架,都是我帮他出头的,他那个人就是心眼小,所以有时候说话阴阳怪气,但人很实诚,你不要往心里去,通过今天的见面,我感觉的出来,你也是个善类的朋友。”

    头一次听到有人夸我“善良”,我忍俊不禁的摇了摇脑袋。

    寒暄几句后,我们结束了通话,我随即动作迅速的从

    闲的没事干,我一边翻熊初墨的朋友圈,一边朝办公室方向走。

    和电视电影里演的那些“千金大小姐”不同,熊初墨这个人既不做作扭捏,也没太特别大的公主脾气,整体给人感觉很真实,朋友圈里就跟寻常女孩子一样,发的都是一些自拍或者美食的照片。

    刚一推开办公室的木门,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哭爹喊娘的惨嚎:“哎妈呀,别打了行不大哥?我真没钱,有钱早换给你们啦..”

    巨大落地窗前,一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被双手捆绑吊在窗帘杆上,就跟风干的腊肉似的不停摆动,正是之前顺走我手机的那个老黑。

    孟胜乐手里抄着半解皮带头,喘着粗气厉喝:“钱呢?”

    见我站在门口,老黑慌忙龇牙咧嘴的喊叫:“诶,王朗你可回来啦,万能的圣母玛利亚、无上天尊、释迦摩尼保佑,你跟你铁子说一声把我放了吧,偷走你手机,哥们确实不仗义,可我也是有苦衷的啊。”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哈,你们继续,乐子对外国友人一定要亲切,我听说拿书本垫胸口,然后用小锤子猛凿,光疼还不容易验出来伤。”我淡撇撇的扫视一眼,直接退出去,关上了房门。

    隔着门板,我听到那老黑从屋里哭爹喊娘的求饶。

    “王朗,王大善人..王菩萨,你救救我吧。”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居然王嘉顺打过来,前几天我叮嘱三眼通知王嘉顺带人来羊城,小犊子似乎表现的有些不太乐意,加上我手边又不停有咋事忙活,所以也就没再多过问。

    接起电话后,我故作不爽的语调:“舍得给老子打电话了?”

    “嘿嘿..”王嘉顺贱嗖嗖的先是一笑,随即道:“哥,我这两天一直寻思着不能一无所有的逃到羊城去,当初你给我拿了一大笔资金,让我在瑞丽立足,结果没盈利不说,我还把老本都亏没了,这么过去太卡脸。”

    我轻哼一声:“嫌卡脸呐?行啊,回头我给韩飞打声招呼,你带上冯杰、袁彬还有你手底下那帮小兄弟一块给他开大车去吧,他那边大车司机工资福利都不错,你们几个好好干,争取十年之内把我投资的钱挣回来。”

    “不带急眼的哈哥,我这不跟你商量嘛。”王嘉顺挪揄的憨笑:“我们把手里能卖的全都卖了,这两天突然碰上一宗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冯杰认识的一个朋友,因为家里出事急用钱,要转掉手里的家具厂,我们几个商量一下,不行就把他的家具厂盘下来,再拼最后一把试试。”

    我皱眉问道:“家具厂?那玩意儿能赚几个钱?”

    王嘉顺抽口气解释:“外行了吧哥,家具这玩意儿简直堪称暴利,尤其是把成品送到越南、缅甸、柬埔寨这些地方的个人作坊里转一圈,贴上国外标签,然后再卖回国内,立马出口转内销,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而且据听说辉煌公司起家就是这么干的。”

    我思索一下后发问:“那不徒增运费了吗?”

    王嘉顺清了清嗓子道:“运费才值几个钱,同样的黄桦木打出来的双人床,如果是贴咱们国内的一些商标,顶多翻两到三番,但要是挂上什么日本、米国原产,随随便便滚十倍,最重要的是我不甘心就这么走,说好了让我深入辉煌公司的腹地,结果我啥成绩都没干出来,我内疚。”

    听到他这句话,我心口微微一颤,王嘉顺算是这群弟弟里面最早被我扔出去历练的,虽说到现在都无法做到独当一面,但至少能领着哥几个活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能耐,可能他确实还欠缺一点机会吧。

    我点燃一支烟,吐口浊气道:“行,你想好了,就照着你的思路走,还是我之前的那几句话,多赚钱少惹事,保护自己和兄弟们。”

    “那肯定不能,嘿嘿..”王嘉顺挪揄的讪笑:“还有个事儿哥,我们把家具厂盘下来了,目前手头有点空,还欠缺一点上国外沟通那些小作坊的起步资金,您看..”

    我心底的那一抹欣慰还没来得及落下,立时间就变得烟消云散,瞬间扯着喉咙咒骂:“滚犊子,合着你跟我扯半天淡就是为了继续忽悠老子钱,再见!”

    王嘉顺柔柔弱弱的轻喃:“哥,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能光照顾疯子哥他们,不管我们的死活吧..”

    我横着脸骂咧:“没钱,你给你波姐联系吧,看看波姐能不能救济一下。”

    王嘉顺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厚脸皮,默默叨叨的嘟囔:“波姐也是这么搪塞我的,他说家里现在全力投入了地铁工程,让我们自力更生,哥呀,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你说我..”

    “行行行,我想辙我想辙,我待会就找地方卖个肾去,要是还不够我再捐个篮子中不?”我烦躁的“啪”一下挂断电话,琢磨片刻后,我想起来楼下的那个陈凯,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余佳杰的号码:“杰哥,你问问你朋友,政府答应给他们的补偿款是多少,别听他口述,你仔细看一眼合同。”

    我一直都在尽可能的避开天娱集团,想着在我有还手能力之前不去跟他们明刀明枪的对上,可命运似乎并不满意我的想法,不停的拉扯着我们跟对方发生碰撞...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