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华年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0章 看到的不一定是全部(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舅舅动手术那天中午,乔琳无精打采地在床上背生词,背着背着居然也睡过去了。

    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她还是七岁以前的样子,舅舅牵着她的手,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很温柔地看着她。那种目光让乔琳感到很安心,她往前走了一段,一回头,舅舅却不见了。

    乔琳大喊一声“舅舅”,突然醒了过来,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

    乔琳哭着给妈妈打了电话,没想到妈妈也在那边哭泣,母女俩隔着电话哭了半晌,李兰芝才开口说道:“你舅舅他……”

    “妈,你只管说,我坚强着呢。”

    “暂时脱离危险了。”

    呼……乔琳的气息一下子就顺了过来,她从未感觉如此轻松。听妈妈说,舅舅做完手术后经历了大出血,无奈只得进行二次手术。手术过程中一度没有心跳,还好医生的意志力也很顽强,锲而不舍地实施抢救,最终将舅舅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李兰芝说道:“大夫说,你舅舅的身体状况算是最差的一个了,但却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病人,所以大夫不忍心放弃他的生命。”

    不管怎么说,舅舅获得开户注册送28元体验金了,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了,她必须要出去吃点儿好吃的。乔琳几乎是从上铺跳了下去,都没觉得脚后跟疼。

    进入五月,活动一个接一个,放假也不能休息,全都用来排练了。前几天,乔琳光顾着失落了,压根就忘了还有演出任务。能在外宾面前演出真是太好了,那样刘积极也能在台下瞻仰自己的舞姿,膜拜一下舞台女王的气质了。

    那天舞蹈队的队长还在讲话,乔琳又一次沉浸在幻想中。她在这一轮宫斗中取得了胜利,正在宫门前睥睨天下;而刘积极则狼狈不堪,恨得咬牙切齿:“本宫……不甘心。”

    乔琳化了一个非常嚣张的妆容,仰天大笑:“本宫要让你知道,谁才是这六宫之主!”

    “哈哈哈哈……”

    一阵诡异的笑声从角落里散发了出来,舞蹈队齐刷刷地看了过去。乔琳从幻想中醒来,歉然一笑,立刻坐得端端正正的。

    演出是在五月十号,舞蹈队排练的是古典舞《踏歌》,看起来挺简单的,但是要跳出神韵来可不简单,尤其是像乔琳这样没有古典舞基础的,就更难了。为了表演好这个舞蹈,她一有时间就在寝室对着镜子练习,下了十足的功夫。

    在演出当天,刘积极坐在第一排,坐在某个外宾的身边。看样子应该是抢了某位翻译的位置,要不她何德何能能坐在那里?乔琳把脑袋缩回幕布后面,清空所有想法,专心等待节目开始。

    那天她们穿的是碧绿色的裙子,队员们舞姿婀娜,脚步轻盈,将闲适恬淡的古代少女情态诠释得很完美。跳完之后,乔琳看着台下的刘积极,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所有演出都结束了之后,外宾走上台跟演职人员合影留念。其中一位优雅的女士径直走向乔琳,握着她的手,问道:“you are a professional dancer?”

    刘积极急忙凑了过来,端起了职业翻译的架子,冷静而又快速地说道:“你是一位专业舞蹈演员吗?”

    ……同样是英语专业,这是瞧不起谁呢?

    乔琳在心里翻着白眼,装作没听见她的翻译,而是面带微笑地跟外宾说道:“no, i`m not. i major in english.so we can .launicate in english.(我的专业是英语,我们可以用英语交流)”

    女士颇为惊喜,连连竖起大拇指,殷切地希望她能去美国演出。刘积极插不上话,反而显得更加忙碌,她不停地左顾右盼,看看哪里还需要她。

    那位女士又跟乔琳旁边的同学聊了两句,那位同学英文不太好,刘积极像抢人头一样冲了上去,又一次把正牌翻译挤到一边去了。那位翻译一定在心里积攒了无数mmp,但她忍住了,至少没有在外宾面前表现出金枝欲孽般的剧情。外事无小事,大家都在忍耐,把不满吞进肚子里。

    其实刘积极的业务能力还挺强的,不管用词高级与否,至少能让双方交流起来,这点乔琳也承认。那位女士同样邀请乔琳的队友去美国演出,队友落落大方地说,她也很想去美国,尤其想去百老汇看一场《歌剧魅影》。

    刘积极卡壳了,她忘了《歌剧魅影》的英语是什么,或者说,她压根就不知道,这是她的一个盲点。

    她准备胡乱翻译,将《歌剧魅影》替换成一个笼统的单词“musical(音乐剧)”。她的卡壳实在是尴尬,乔琳终究不忍心丢学校的人,便抢在她前面轻声说道:“《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那位女士连连点头,刘积极面色平静,非常淡定地跟那位女士重复了一遍《歌剧魅影》的英文名,就好像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一样,跟乔琳一点关系都没有。

    乔琳懊悔万分,不动声色地跺了一下脚后跟,将下巴抿成小 核桃,心里默念了无数遍,豁达,一定要豁达!不跟她计较。

    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台上已经暗戳戳地过了几招。在照集体照时,舞蹈队的姑娘一般是站在中间那排,跟外宾们站在一起。在老师的指挥下,外宾和校领导都站在中间,乔琳站在最后一个外宾的左手边。

    没人安排刘积极站在哪里,她拼命想往中间挤,但是没人搭理她。没办法,她挤进了第三排,然后又拼命往乔琳和那位外宾身边挤。

    乔琳可没打算让她,而是垂着手站在外宾身边,甜甜地笑着。她身后的刘积极,像一条大果虫,依旧努力地钻着,锲而不舍,理直气壮。

    外宾显然表现出了不悦,可是摄影师已经喊起了“一二三”。乔琳不想在外国人面前丢脸,轻叹一口气,稍稍侧了下肩膀。

    就在那一瞬间,好像一个脑袋磕在了自己肩膀上,“咔嚓”,闪光灯已经亮了。在一片暗潮涌动的氛围中,这诡异的一幕已经被拍了下来。

    乔琳几乎没有受什么影响,腰杆笔直,笑容甜美,就是身子稍微侧了一点。要说有什么异常的,大概就是她肩膀上扛了一个糊掉的脑袋吧!

    刘积极的笑容成了幻影,还被头发遮了一大半,乔琳没想到会拍出这种效果来。后来这张照片在学校宣传栏贴出来的时候,刘积极被群嘲了一番,当然,这种程度的嘲讽对她一点刺激都没有。

    时间再回到演出完的那个晚上,回到寝室后,三位室友均对乔琳表现出了不满——她怎么能让出一条缝来,让刘积极有机可乘呢?

    “可是外宾在一旁看着啊,如果我不让,那就太丢人了。”

    “呵,你能在关键时刻放下深仇大恨,为学校考虑,以后肯定能成大人物!”

    这话是慕容说的,有时候她说话不太经过大脑,所以语气并不友好。乔琳演出完后,本来就累得直喘粗气,慕容的话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不过她没有计较,而是认真地卸起妆来。

    那瓶卸妆油也让她短暂失神了一下,算了,就算是因为某个人买的,但以后留着自己用就是了。

    到了五月中旬,姐姐在美国的房东一家来了,让乔琳意外的是,他们一家三口都来了,她终于见到了大胡子本尊。克里斯一家都很友好,乔琳跟他们说了上课时间,他们很痛快地表示,那些时间他们自己逛逛也无妨。

    念着他们对姐姐的照顾,乔琳并不想收他们的钱,但是他们还是还较真地给她准备了小费。乔琳不知道该怎么办,孙瑞阳给她出了个主意:“你就给他们买点小礼物,表示一下感谢就好了!”

    这个主意不错,狗头军师从来不会让乔琳失望。于是,在带着他们逛南锣鼓巷的时候,乔琳给他们每人都买了一个兔儿爷,并给他们介绍道:“这是正宗的北京纪念品,是用来保平安的,现在卖的地方已经很少了。这个东西不太大,你们可以带回美国,保佑你们一家平平安安。”

    小巧精致的兔儿爷让他们爱不释手,乔琳心里美滋滋的,暗自感谢她的狗头军师出谋划策。

    在北京的最后一晚,大胡子请她出来喝酒。长这么大,乔琳从来没跟陌生人喝过酒,她吓得不敢喝,便改成了喝咖啡。

    大胡子跟她说,乔璐曾遭遇过一次非常严重的孤立事件。因为某个中国留学生操作失误,导致实验室起火、爆炸。在鉴定事故的时候,乔璐没有隐瞒,而是说了实话,那个留学生被罚得很惨。从那儿以后,乔璐的不近人情便在中国留学生中流传开来,甚至有传闻说,她是为了讨好美国人,才故意出卖同胞的。

    由此,乔璐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集体暴力。她独来独往,看起来没有受影响,可是在每个深夜,大胡子都能看到她的房间亮着灯,而她彻夜未眠。

    乔琳只记得姐姐问过自己,诚实对不对,却没想到她过得如此艰难。她遇到一点挫折就哭天抢地,而姐姐却总能在不动声色中独自承受,乔琳永远也学不会这种本事。

    大胡子接着说道:“你放心,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了,乔璐很快又赢得了朋友的尊重。我问她,那么艰难的时期,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乔璐答道,只要没做错,时间一定会给出答案,所以她并不焦虑。”

    “乔璐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子了,在几年前,她从以前住家搬出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一点。她瘦弱得能被风吹走,可她拖着那么大的箱子,走得那么坚定。哪怕哭得再厉害,也不会向挫折妥协。”

    乔琳说道:“是因为没有人保护她,她才那么坚强……我不希望她那样,而是希望她能找人靠一靠,不要过得太累。”

    大胡子突然很诡异地笑了一声,说道:“其实北京的学会,乔璐是在最后时刻决定参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姐姐确实回来得很突然,不过她都说了,学会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拖到最后一刻做决定也是常事,所以乔琳就只顾着开心了,压根没往深处想。

    “她应该是躲避我的。”大胡子居然脸红了,低声道:“因为我跟她表白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