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只能穿越一半最新章节列表 > 10 有钱人阮小柔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就在沈度打算大声的抗议,并表示自己很忙没工夫当保姆的时候,何红英又补充了一句话:“哦,对了,差点忘了,你刘阿姨临走前还给了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就放在咱们家的桌子上,一会你拿着那钱,去菜市场买点好吃的,等中午的时候做给小柔吃哈。”

    说完,何红英看了看手腕上的那块老石英表,就慌慌忙忙的站了起来,抛下一句:“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有什么事儿等我回来咱们再说。”

    “我这上班都要迟到了!”

    话音还没落下,何红英就如同一阵风一般冲到院落的另外一堵墙根底下,将一辆黑色的二六公主车给扶了起来,调节了一下把手上灰白色的帆布包,脚下一蹬,就将这辆自行车踩出了院门。

    这当事人人叮叮当当的走了,可剩下院里的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吃饱了的钱爷爷与蔡奶奶不会多待。

    他们站起来,动动手脚,也不用收拾碗筷,笑呵呵的就往家边儿上最近的车站走去。

    这会儿,日头还没到最热的时候,他们还能赶上陶然亭公园里边最后的一波交谊舞呢。

    夕阳特别红的老头老太太走的那是一点负担都没有。

    让这餐桌上,瞬间就剩沈度跟阮柔了。

    “行吧!”

    沈度丢下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自己先进了屋去。

    他们沈家在这大杂院里边有着一室一厅的居住房间。

    面积其实不算太小,足有四十六个平方,这里的四十六,是使用面积而不是建筑面积。

    这屋子内的格局,随着沈度一天天的长大,也在不断的进行着调节。

    就好比现在,已经要上初三的沈度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外边的那一个只有十平米左右的小厅,就被改造成了沈度专用的房间。

    而这就造成了,家中许多的东西,都只能堆放到房间的最里间,也就是沈家父母所居住的主卧室的所在。

    这让沈度每每进到爸妈的房间时,都要小心的绕开许多的障碍物,才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刚才,何红英开口说到了饭费之后,沈度为什么立刻就闭嘴不说话了呢。

    还不是因为有钱?

    以沈度对于阮叔叔的性格来推测,这位不差钱的主既然能让自己的女儿在他们家吃饭,就一定不会给的少了。

    “果然!”

    一进主屋,沈度就看到了桌子面上摆着一个硕大的信封。

    两三步走过去,打开牛皮纸的塑封,往其中一瞧。

    都不用再数一下的,以沈度多年摸零钱的经验,这信封里最少也装了一千块。

    够大方的啊。

    依着他妈刚才的意思,外边的那个小黑妞在正式开学后就会来这边定点吃饭。

    就她一个人,一天三顿饭,还真是吃不了这么多钱。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就是要时不时的碰上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鬼吗?

    我忍了。

    ‘刷拉’

    沈度将这叠新钞票又原塞回到了信封中。

    就手将这桌子底下一带锁的柜子给拧了开来。

    将信封扔进第一格后,弯着腰,把底层的一个曾经用来装饼干的铁皮盒子给抽了出来。

    咔。

    盒盖儿被沈度掀开,从当中弹出一大摞的零钞。

    他一只手扒拉着零钞,另外一只手则伸进了穿着的大裤衩侧兜,从当中摸出两张青色的十元纸钞,扔进了这铁皮盒子当中,顺便又从中摘出来了十几张一元的零钞,几个五毛一毛的钢镚。

    后就将盖子扣了上去,柜子锁好,从门边上摘下一个编织袋子,转身出了主屋。

    做完了一系列动作,回到院子后,沈度却发现阮柔她人不见了。

    在他家的大厨房中,却有着叮当之声。

    沈度探着脑袋朝内望过去,发现那个穿着紫红色小裙子的小黑妞,正蹲在厨房内那半高的水龙头底下……在那刷碗呢。

    一旁放着金鱼牌生姜洗涤灵,堆放脏碗筷的盆中,还泛着白色的泡泡。

    这姑娘洗的认真,两条马尾辫,随着刷碗的动作,还跟着调皮的甩来甩去。

    大概可能是这双马尾扎的太高,太翘。

    当阮柔每每将碗伸到盆中涮涮的时候,那马尾巴的末梢……总能从她的脸颊边上扫过。

    挠的她的脸蛋,一阵阵的痒痒。

    在坚持刷上两三个碗了之后,她总要用肩膀蹭蹭。

    让看得有趣的沈度,就对着里边吆喝了一句:“喂!没想到,你还挺勤快的啊?”

    谁成想,那阮柔正在用肩膀头子蹭痒痒呢,听到这声突然响起来了招呼就下意识的这么一甩头,那高翘起来的马尾……

    ‘啪’……

    就抽在了自己的眼眶上。

    “嗷!哎呀!”

    反射性的想要揉揉眼睛的阮柔,忘了自己还在刷碗呢,那带着橡胶手套的手这么一松,手里边捏着的……曾用来给塌糊子沾蒜泥汁儿的酱油碟……就飞了出去。

    ‘丁零当啷!’

    摔在了水泥地上,直接给摔成了两瓣儿。

    “我的碟儿!”

    沈度嗷的一嗓子,就扑了过去。

    试图挽救这个小碟子的命运。

    只可惜,他捡起来的是……无法再使用的碎片,就如同他那颗心疼的无以复加的心一般,怎么都回不去了。

    “一块五俩啊,一块五俩啊!”

    “你个败家的大小姐!你知道这大杂院里边多久才能来一个拉大板车的啊!”

    “文明城市建设是白说的吗?周围的城管巡逻岗楼是白建的吗?”

    “你让我再去哪儿找这么便宜的碟子!你这是打算让我们家吃饺子的时候,都搁在大碗里搅合吗!”

    噼里啪啦接了一串儿的训,训得这阮柔是头晕脑胀。

    她有些慌张的站起身来,将明黄色的胶皮手套给摘了下来,赶忙就将手伸进了她腰侧的小口袋中。

    随便一掏,就掏出来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

    绿油油的,别提多么的亮眼了。

    “大,大度哥哥,钱,给你钱,咱们等不来大板车,咱们去超市买呗。”

    一句话,沈度闭嘴了。

    再抬头的时候,那笑,晃的阮柔直眼晕。

    “哎呀,小柔妹子,这咋好意思呢?不就一个碟子吗?”

    “你这非要赔……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说完,阮柔手中的那张绿色的钞票,就被沈度给捏在了手里。

    一抽,一叠,塞进裤兜,整个过程都没用上两秒。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