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天刑纪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山水之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感谢:失业专干的月票支持!

    ………………

    洞穴,正是妖族弟子的藏身之处。

    死尸,竟是墨家的弟子。一帮家伙躲在地下,并未闲着,竟然将途经此处的墨家的弟子掳入洞穴,加以折磨拷问,只为打探山水寨的虚实。却又如何经得住殴打、蹂躏。即便幸存的一个人仙修士,也被打断双手双脚,毁了气海金丹而奄奄一息。

    浓重的血腥夹杂着酒水的味道,在洞穴内弥漫。欣喜而又放肆的笑声,在混乱中响起。

    意外与祖师重逢,众人很是兴奋。而万圣子见弟子们安然无恙,也是颇为欣慰。

    无咎与鬼赤,依然在打量着地上的死尸。

    几具尸骸中,躺着那位幸存的人仙修士,兀自在痛苦中挣扎,而发出绝望的呻吟——

    “啊……杀了我吧……”

    无咎看着墨家弟子的惨状,他微微皱起眉头。

    这几个墨家弟子,也是倒霉,竟然落到妖族的手里,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不过,此事与他无咎逃脱不了干系。

    “能否医治?”

    无咎忍耐不住,看了眼身旁的鬼赤。

    “此人的气海、金丹已毁,回天乏术啊!而死了也是解脱,你何不帮他一把?”

    鬼赤的话语淡漠,而深邃的眼光却在微微闪烁。

    无咎摇了摇头,后退一步。

    他不会轻易杀人,更莫说去杀害一个将死之人。

    怎奈疑惑未消,他忍不住叹息一声。

    谁料那将死的墨家弟子,突然离地飞起,竟被鬼赤一把抓住头颅,旋即又“扑通”软软落地,已变成死尸而再无半点声息。

    无咎尚未错愕,再次后退两步。

    只见鬼赤挥袖轻拂,祭出一团阴火。随即“扑”的一声犹如风吹,地上的死尸已化为灰烬。而他又是拂袖一卷,竟从灰烬中抓出几具炼化的骸骨收入囊中。

    “你……”

    无咎欲言又止,索性转身走开。他找了块石头坐下,依然锁着双眉而心事重重。

    不消片刻,鬼赤跟了过来。万圣子与众多妖族弟子,也慢慢凑到近前。

    “据我搜魂得知,从蓬莱境返回之后,墨采莲便闭门不出,并封住了山水寨,仅有低阶弟子外出采买,众多高手则是严阵以待……”

    “不错,先有鬼丘带着数十鬼巫,接连毁了多个家族,后有我妖族四出侵扰,迫使蓬莱界人人自危。”

    “那位墨家主,并未闭关疗伤,而是在操办他义女与弟子的喜事,却不知为何中断下来……”

    “而鬼丘带着鬼巫,早已不知去向,唯有你我躲在此处,纯属自讨苦吃啊。此时万万不敢露头,否则必将成为众矢之的……”

    “墨家主的义女,便是冰灵儿……”

    “女人长得好看,注定是非多。或许她已死心塌地留在墨家,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不如寻找鬼族下落……”

    “你我前往北岳、或南阳,远离这凶险之地……”

    鬼赤与万圣子,你一言我一语,不仅道出了眼前的窘境,也道出了山水寨墨家的现状。而此前的妖族弟子没说清楚,如今有了鬼赤的搜魂,亦打消了无咎的疑惑,并坐实了他心头的担忧。

    墨采莲竟然要将冰灵儿,许配给他的弟子当道侣?

    真是荒唐透顶,那个老家伙要干什么?

    此前的冰灵儿,竟然执意返回墨家,难道她有了意中人,已将本先生给忘了?而她所敬重的义父,根本没安好心啊!

    “墨家已有戒备,只怕招惹不得!”

    “无咎,你这人的短处,便是以情用事……”

    鬼赤与万圣子,依然在劝说。而高乾、古原等妖族弟子,则是点头附和。

    无咎端坐在石头上,腰杆笔直,神情冷峻,慢慢抬起一只手。

    洞穴内,顿时一静。

    只听无咎凛然出声——

    “本先生,同样招惹不得!”

    ……

    蓬莱界的腹地,有个大湖。

    大湖北侧,几座郁郁葱葱的小岛错落其间,并有山石、拱桥相连,形成一片占地十余里的岛屿。但见古木掩映,房舍雅致,阵法环绕,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堪称水上仙境而别有天地。

    此处,便是墨家的山水寨。

    而人在岛上,则是另外一番风景。

    一间临水的小楼中,一位白衣女子凭窗独坐。随其抬眸看去,原本清澈的湖水,以及明媚的天穹,竟然笼罩着层层雾霾。而那阵法形成的雾霾,不仅锁住了整个山水寨,也形同牢笼,使得她再难离去。

    唉,早知如此,便不该返回。只怕牵累那个小子,谁料反而弄巧成拙。如何是好呢,也不知他人在何处……

    “灵儿!”

    冰灵儿尚自郁闷,一位老者不请自来。她暗吁了口气,转而起身相迎。

    “义父!”

    所在的二层楼阁,仅有三、五丈方圆,却显得颇为精巧雅致,便是其中的摆设也透着古朴奢华之风。

    而出现在小楼中的老者,正是此间的主人,墨采莲。只见他须发斑白,相貌儒雅,眉目慈和,倒也人如其名,自有一种不俗的气度。他踱着方步,径自走到桌前坐下,含笑道:“灵儿,你已想了多日,有无决断啊,不妨告知老夫!”

    冰灵儿依然站在窗前,微微颔首,带着乖巧而又不失小心的神色,轻声道:“灵儿志在修行,无意男女之情。且待修为有成那日,再说此事不迟!”

    “呵呵,你如今的年岁尚幼,正该双休之时,否则拖延下去,难以诞下子嗣。而墨田不论是修为,还是相貌人品,均为上上之选,你与他结成道侣也算是天作之合!”

    “不!还请义父放过灵儿……”

    “你三番两次抗命,枉顾老夫的一片苦心。而为了救你,并将你留在墨家,老夫不惜得罪原界同道,这其中的凶险你是否知晓?如今你唯有嫁给墨田而成为墨家之人,方能化险为夷!”

    墨采莲的劝说,可谓苦口婆心。

    而冰灵儿却摇了摇头,道:“灵儿的性命为义父所救,此恩难报。而灵儿不该担负,也担负不起墨家的子嗣传承的重任。还望义父高抬贵手,灵儿这便离去而以免牵累墨家!”

    “啪——”

    墨采莲的耐心没了,忍不住拍桌而起。

    “不晓事理!我念你出身名门,落魄在外,故而有意栽培,你却如此冥顽不灵。且禁足半年,但愿你有回心转意那日!”

    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怎会露出如此的面目?

    什么有意栽培,不过是挟恩图报、趁人之危,逼她冰灵儿,成为墨家用来生养的凡俗婆娘罢了。而她对于墨家的救命之情,发自肺腑、真心实意。谁料莫测的人性、残酷的现实,还是冰冷的摆在面前,并远远的出乎她的想象。

    冰灵儿的眼圈泛红,默然不语。

    而墨采莲刚刚走出小楼,门前多了两个墨家的飞仙弟子。叫作墨田的中年男子,便在其中。

    “小师妹,这又何苦呢?”

    “要将我关在何处?”

    “唉,这边来……”

    一条狭窄、陡峭的石梯,横贯山洞而下。一女两男三道人影,鱼贯而行。

    直至地下的深处,一个洞穴呈现眼前。而阴暗潮湿的所在,不仅布满禁制,还有四、五个石室,如同监牢般的环绕四周。

    “小师妹,我找师伯求情……”

    墨田倒也体贴,小声劝说。

    而冰灵儿径自推开石门,走入一间石室,然后转过身来,怯怯柔弱道:“灵儿犯错,理当禁足思过!”

    “也罢,为兄改日再来看你!”

    墨田以为冰灵儿悔过心切,点头答应。“砰”的关闭了石门,收起禁牌,他又侧耳听了听,这才转身往回走去。

    与他同行的墨青,笑道:“这小丫头,不识抬举……”

    “呵呵,一位玉神殿祭司之女,出身名门,难免娇贵,且让她吃些苦头,自会求饶……”

    与此同时,封禁的石室内,响起一声惊呼——

    “卷毛,你也欺负我……”

    石室仅有丈余大小,却被一个浑身卷毛的庞然大物给填得满满当当。而身子娇小的冰灵儿,则被挤到角落里,犹自贴着石壁,竟是动弹不得。

    而如此庞然大物,竟被惊呼声吓得猛一哆嗦。它抵着石壁的头颅上,两个眼珠子乱转。而不消片刻,光芒闪烁。它庞大的身躯瞬即变小,随即化作一个仅有尺余高、并生有独角的卷毛怪物落在地上。

    冰灵儿终于缓了口气,跟着双脚落地,而低头一瞥,又嘻嘻笑道:“如此小巧的卷毛神獬,倒是罕见呢,过来……”她一把将怪物抱在怀中,就势盘膝而坐,并伸手梳理着柔软的毛发,亲切道:“卷毛啊,是否憋闷坏了?且帮我逃出此地,一同找那个小子算账去!”

    此时的她,再无娇弱无助的神态,反而是双眸生辉,小脸上带着顽皮淘气的之色。关入石室之后,她便急于寻找出路。而带在身边的神獬,则是她摆脱困境的唯一倚仗。谁料神獬的形体庞大,又不知收敛,乍一现身便已塞满了整个石室,也将她挤得透不过气来。所幸卷毛神獬变化自如,成了小巧之物,如今被她抱在怀中,倒也其乐融融……

    ……

    ps:有的书友质疑无咎的性格,并加以批评,我也不好解释,且提几个问题。难道无咎背负血海深仇,便该横眉立目、特立独行?既然报仇无望,便不能癫狂放浪?无咎早已知道魔剑与仙门有关,他是在追求仙子,还是想要混入仙门而揭开魔剑之谜?他自称风流好色,为何不接受更加优秀的岳琼呢?无咎的梦想,真的是妻妾成群?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