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邪世帝尊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46章 与子同舟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房间内的气氛,因这一句话而变得有些凝固,空气中仿佛都涌动着无形的火花。

叶朔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她半晌,终是有些无奈的嗤笑一声,在她身旁盘腿坐下。

“好,就按你说的,这是个游戏,那你是觉得,在游戏里想干什么都行,出卖同伴也行,杀了同伴也行,是吗?然后如果到了真实的战争,你就立刻变得宁死不屈了?”

乔曦莹动了动嘴唇,刚想辩解,叶朔又一口气的说了下去。

“你现在能说得出这种话,那就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当一个战士,当一个军人的自觉!游戏里你都能这么朝秦暮楚,到了真实的战场,威胁到的是你真实的生命,你真的会有做出牺牲的勇气?”

“就像以前我在学院里的时候,也总有人说,平时的测验随便做做就好了,反正也不是大考,他们也是觉得,到了大考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认真起来。但是结果呢?平时成绩不好的人,到了大考照样还是考不好,既然没有付出过相应的努力,你凭什么认为天上掉了馅饼就会砸在你头上?”

“是,可能这确实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它是让我们更加接近战场,了解战争的残酷!这样的游戏,值得我们每个人用全力去对待!”

这一连串的话,堵得乔曦莹哑口无言。叶朔说完后,也是连喘了几口大气,表情渐趋缓和。

“关于你的处罚,我已经想好了。小惩大诫。这段时间军营里的一切内务,就都交给你负责了。”

见她习惯性的噘起了嘴,又不禁宠溺一笑:“别急着抱怨。到时候你干什么活,我也干什么活,我陪着你一起受罚,行了吧?”

乔曦莹又是发怔,又是一阵莫名的感动,犹豫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干嘛要这样啊?”

叶朔无奈的一拍脑门:“谁让你是我的将士呢?我的将士犯了错,我这个主帅也应该受罚。而且,这也是为了让你明白,不管你犯了多大的错,队伍都不会放弃你,我们始终都会陪你一起承担。”

“军队,会把每一位战士都当成自己的亲人。那么战士,是否也能同样把军队当成自己的家?”

这,就是他最终想出的处置方式。

对于犯了错的将士,他会严惩,但同时,他也会选择陪着他们一起受罚。

军纪不能松散,人心也要维持,他愿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与将士们“甘苦与共”。但愿这个方法,能够如愿增强军营的凝聚力。

乔曦莹怔怔的望着他,在她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叶朔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

自此以后,叶朔和乔曦莹的“共同受罚生活”就开始了。

小院里,乔曦莹一脸哀怨的劈着柴,时不时就转头望一眼身边的叶朔,似乎是在等他喊停。

或许是由于太没经验,此时又极不专心,没多会儿,乔曦莹就发出一声痛呼。可怜兮兮的竖起一根手指,木刺已经深入根部。

叶朔却并没有选择不闻不问,而是捧过她的手指,耐心的为她处理伤口。

感受着这份呵护,乔曦莹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她静静的凝视着他,这个虽然同样笨手笨脚,却一直精心照顾着自己的人……

那句到了口边的“你行不行啊”,也不知不觉的咽了下去。也许,是她不愿亵渎了他此刻的专注,不愿破坏了这静谧的一刻。

几根柔柔的发丝洒落下来,飘拂在两人之间,不知不觉,就在他们身旁系起了一个缘分的结。

……

夕阳下,乔曦莹在校场上呼哧带喘的跑步。这同样是额外的惩罚项目之一。除了打理内务,还要加跑一万米。不限时间,跑完为止。

起初,乔曦莹并没有什么路程的概念,还拍着胸口,一脸豪迈的说:“不就是一万米吗意思!看我的吧!反正干什么都比做内务强啊!”

这也难怪,人们总会习惯性的认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是最困难的。对于未知,却失去了应有的敬畏。

这会儿,看她的步伐,东倒西歪,好像立刻就会瘫倒了下去,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的汗珠,面颊潮红如血,双腿移动得越来越慢。会死!她觉得自己会死!

正在她步步落后的时候,在她的背部,忽然被人轻轻一推。

叶朔加快脚步,跑到了她身侧,一面含笑调侃道:“还行吗?我听说天圣学院,现在连初等部都已经引入万米长跑了,连他们都能通过,你该不会连一群初等部的孩子都不如吧?”

乔曦莹心底的好胜欲燃了起来,猛的一甩头:“谁说我不行了?我还能跑两个一万米呢!你不信啊?我跑给你看!”

就这样,这场初次的万米跑,就是叶朔时而推,时而哄的拉着她跑完了。

晚间和同伴交流时,简之恒无奈扶额:“大哥,没人跟你说初等部跑一万米,那是校运队的加强训练!”

嗯?是校运队吗?叶朔也记得简之恒说过,校运队成员,都是学院里的体育特长生。他们做的训练,强度自然是要比普通学员高好几个数量级的。

所以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给那个小丫头练超标了么?叶朔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还不忘加一只鸡腿“贿赂”简之恒,拜托他千万不要泄露给乔曦莹。

……

慢慢的,乔曦莹再做起内务来,手脚已经麻利了许多。在她有模有样的洗完一盆衣服后,就兴冲冲的推给叶朔,要听他的夸奖。

叶朔简略翻看一番,指着几块还清晰可见的污渍,向她努了努嘴。而后当着她的面,他将衣服重新浸到了水里,用实际操作示范给她看,应该怎样打肥皂,怎样用力。包括一盆水浑浊到什么程度,就应该立刻更换等等。

当初在佣兵工会,他曾经被风渝罚洗衣服。后来到了培训班,那也是一个对内务有着魔鬼般要求的地方。那个时候,由于心里带着抵触,叶朔一直都是应付了事。直到这次和乔曦莹一起干活,景物相似,而人不同,反而让他真正体会到了一种劳动的乐趣。

有时他也会暗自想着,如果现在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玎莎,他应该会感到更幸福吧。能和她在一起,即使只是做着一些最简单的事情,即使只是在定天山脉的村落里耕地种田,他也会感到知足。

果然生活是否美满,不在于你拥有了怎样奢侈的享受,只在于你心爱的那个人,是不是能够陪在你身边。

“好为人师”的叶朔,一番连说带比划的洗衣示范结束后,乔曦莹不甘示弱,也是一把扯过他手里的衣服,翻来覆去的检查着。

“喂,你这里没洗干净喔!你这个人,到底会不会洗衣服啊?一看平时就是好吃懒做的对吧?”——来自乔曦莹的翻身说教模式开启。

“嗯?这里啊?你不知道,这里是衣服上本来就有的花纹!”——来自叶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少来!这明明就是一块油渍!你说说你,洗衣服洗不好也就算了,你还说谎!小时候你师父没教过你不可以说谎吗?”——来自乔曦莹的“报复”模式开启。

围绕着一盆衣服,不时有阵阵欢声笑语,从小院间往复飘来……

……

针对乔曦莹的处罚,除了包办内务和长跑加练外,对于她每日的饮食,也被限制了只能吃青菜。

进入试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负责做饭的厨师,每餐做出的已经不再是黑暗料理,而是一顿可以说非常丰盛的佳肴了。看着一桌子的美食,自己却看得到吃不着,乔曦莹泪水涟涟。

“曦莹不哭,等吃完以后,我再做一顿夜宵给你补充能量!”颜雪梦悄悄鼓励着她。

“呃……啊?不要啊?”乔曦莹一反应过来,吓得连忙摆手。比起雪梦的厨艺,她宁可现在多吃点青菜,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在叶朔面前,同样只放着一盘青菜。作为主帅,他每天要处理的军务有很多,其他将领都劝他多吃一点。但叶朔却坚持要陪着乔曦莹受罚。“自己答应过她,要说到做到”。

并且,他还不住把盘里有限的青菜,更多的夹到乔曦莹碗里。

这个举动,对乔曦莹来说还是相当暖心的。只不过他夹菜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了。

“曦莹啊,多吃点青菜也是为你好。你看你都这么胖了,脸都圆了,吃点素的减减肥吧。”

“你……你的脸才圆呢!”乔曦莹都快气哭了,“男生怎么可以拿女生的身材开玩笑!”

“行,那就多吃点菜,长长肉!”

“啊啊啊你真的够了!难怪你找不到女友呢!哼!”

餐桌另一端,陆鸿羽打量着两人,脸上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自己这个师妹,以前在乾元宗都任性惯了,谁都管不住她。现在可好,竟然有人能把她制得服服帖帖了。这样也好,以后自己就可以少操点心了……

……

日复一日。

乔曦莹的态度,从最初的抵触,到逐渐的适应,再到后来,她已经可以笑对处罚了。

她做内务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洗过的衣服不仅干净,还有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味。甚至连叶朔都说,她已经可以做一个好妻子了。

在听到“妻子”两个字的时候,乔曦莹的脸略微红了一下。第一时间在她脑中飘过的,是一道连她自己都辨识不出的影子。

队伍中也有人戏称,这段时间由于乔曦莹的努力,他们的日子过得好多了,希望“内务女神”可以一直做下去。当然这样说的人,都挨了乔曦莹一个狠狠的白眼。

至于加跑训练,叶朔虽然已经听简之恒说过了真相,但当初毕竟是他曾信誓旦旦向乔曦莹要求的一万米,如果告诉她是自己搞错了,说不定她恼火起来会直接揍自己一顿。这样想着,叶朔索性将错就错,每天到了时间,还是在校场上严格陪跑。

这样的高负荷训练,对乔曦莹倒是很有些好处的。据说,她近期都已经成功的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虽然这只是在虚拟世界,不过她的身体素质确实是提升上去了,等回到现实,再次突破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乔曦莹发现以后,还兴奋的说,就算回去了,她也会把这个跑步的习惯继续延续下去。又能“瘦身”——女孩子对减肥的文艺称呼——又能晋级,何乐而不为?叶朔还曾戏称,小丫头这是跑出瘾来了。

不过对于陪跑的叶朔,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体内的灵力波动,依然是停滞不前,没有一点将要突破的样子。但叶朔倒也很看得开,毕竟他本身的境界,可比乔曦莹要高得多了,这点运动量,也肯定是满足不了他。等以后有时间了,他倒是可以试试突破自己的极限。

这一天,就到了处罚的最后一天。

乔曦莹又是熟练的洗完一盆衣服后,正认真的将手中的衬衣拧干。想到今后就不用再过这种劳碌的日子,在兴奋之余,她竟也有了一丝微妙的不舍。

只能说,人的习惯还真是奇怪的东西。至于舍不得的,究竟是这样平凡朴实的生活,还是陪在身边的那个人,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怎么样,偶尔依靠自己的能力做一点事,是不是也挺开心的?”叶朔正坐在她身旁,微笑着打量她的侧脸。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已经很有了种默契,有时候他只要看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猜到她在想些什么。

听他开口,乔曦莹也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一手托着脸颊,认真的打量叶朔。

“以前我总觉得……你是个笨蛋。”

“……喂!”叶朔有些冤枉的喊了起来。自己帮她做了那么多,就换来一句你是个笨蛋?

“不过,”乔曦莹甩了甩头,调皮的一笑,“你还是个努力的笨蛋。”

气氛在这一刻,竟是变得有些暧昧。金色的夕阳,流连在两人的身上,记录着这一刻的美好,将时间浓缩成了一幅昏黄的画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