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从凡间来最新章节列表 > 七十七章 暗夜行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新开户送体验金

目录 下一章 →
    “冒昧来访,惊扰之处,还请阁下见谅!”

    见得许易,中年人站起身来,向许易抱拳一礼,传音说道。

    许易放下门帘,阔步行了进来,传音道,“不知尊驾何人,不请自来,又为何事?”

    说话之间,他已全神贯注的戒备。

    眼前这人的实力,他看不大明白,整个府兵中,他看不明实力的,只有校尉明立鼎,眼前人的气度和明立鼎有九分相似,却从未谋面,却又冒昧而来,不得不让他提起十二万分警惕。

    “在下朱十三!”

    中年人传音道。

    许易耳中宛若炸响一道惊雷,朱十三的大名,他如何不知,乃是繁阳府贼兵的首脑,明校尉以“十三兄”呼之。

    许易虽从未见其人,其名,在数千府兵中,可是如雷贯耳。

    今日大战结束,无数风言传遍四方,其中一条便是关于朱十三的。

    说明校尉集合八大高手,围剿朱十三,已枭其首,毕全功于一役。

    然而,许易便是做梦也想不到,朱十三赫然出现在自己大帐中。

    他镇定心神道,“尊驾大名传遍四方,来寻许某,莫非是要取我这个新崛起小卒的首级,振奋你那帮溃兵的士气?”

    在他想来,朱十三找来,无非是他如今在和贼兵的两仗中,大放异彩,引起了朱十三注意,所以特来杀他。

    但这个理由,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未免将自己想得太过重要。

    朱十三摆摆手,指着左边的座位,“坐吧,会让你弄明白的。”

    说着,掀开了自己的衣衫,却见周身数处伤患,已见白骨,其中几处,黑气萦绕,死气蔓延,明显是极难恢复的伤势。

    “为了冲到这里见你,我已经耗空了法元,而且我时间不多了,也幸好你在这里,希望和你好生谈谈,也不至于让我枉死。”

    朱十三一番话,说得许易越发云山雾绕了。

    但见了朱十三的伤势,他心中稍定,对他的话也多信了几分。

    随即,朱十三吐出四句话,彻底震翻了他,“烈焰焚残躯,心魂历万劫,圣辉终有日,永照不夜天。”

    “你,你……”

    许易指着朱十三,瞠目结舌。

    这句话,他在邵统领的那枚教宗的印信中,见过这句话。

    随即,朱十三取出一枚印信,和他拥有的教宗印信,如出一辙。

    许易强压下心中的震动,传音道,“你到底为何事找我,你可知若我暴露了,咱们就全完了。”

    他不敢问朱十三是如何从万军之中找到他的,若是这只是教宗的基础知识,他连基础知识都不掌握,岂不要令朱十三生疑。

    朱十三咳嗽一声,吐出一团黑血,许易感知到程堰想要进来,出声道,“小程,紧守大帐,我在闭关。”

    “得令!”

    程堰立时稳稳定住。

    朱十三传音道,“若非事态危急,我也不会冒死用秘法,来搜索同伴的踪迹,好了,这个不重要,你要记得我下面的话,一定要记得,只有如此才不会坏我教宗万世基业,你我的牺牲,才会有意义……”

    随即,朱十三向许易叙述起来。

    原来,十多年前,明校尉和朱十三还是同僚,而朱十三是下任繁阳府府令的最有力争夺者。

    岂料,关键时刻,老府令暴毙,莫名其妙他朱十三就成了凶手。

    百口莫辩,朱十三只好遁走,恰逢战乱,朱十三干脆举起反旗。

    而因为他的强大影响力,他原本不得志的许多手下纷纷来投,没多久,朱十三便收拢了贼兵,一跃成为最大的贼头,和明校尉再度争锋。

    “……我和姓明的相争,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权位,而是为了老府令的宝藏。老府令死得蹊跷,但老府令显然有先见之明,他的宝藏并未被明立鼎所得,这些年,明立鼎也一直在找。如今,我是不成了,你既已混进了府兵中,就一定要继承我的遗志,找到府令的宝藏。老府令多年聚敛,那笔财富极为庞大,旁的你都可以自取自用,唯有其中的日曜令,你一定要送回教宗,必能立下……奇功,一定,一定……”

    话到后来,朱十三变得气若游丝,勉强又传音说了,要许易将他的头颅拿去邀功,全力往上爬,到得后来,已语不成调,断断续续,反反复复:“烈焰焚残躯,心魂历万劫,圣辉终有日,永照不夜天。”

    又过片刻,朱十三彻底没了声息。

    许易呆呆看着朱十三的尸身,怔怔出神,眼前的家伙,显然是个狂热的宗教份子,他有些后悔炼化了那枚教宗的印信。

    若是再来几个朱十三,他真的吃不消。

    他赶忙取出一瓶药剂,滴在朱十三遗体上,瞬间将朱十三遗体化尽,顺手收了满地的资源。

    只有寥寥的几本册子,和几瓶疗伤丹药,愿珠却是一枚也无。

    以朱十三的身份,竟一枚愿珠也不曾攒下,冲此点,便让他肃然起敬。

    所以,对朱十三说的拿他头颅去邀功,他竟罕见地没有动心。

    “许易啊许易,你很好,没有失了人性。”

    对着地上自己的影子,他满意地轻声赞叹了一句。

    清理了地上的残迹,许易取出朱十三的几本册子,翻阅了起来。

    其中三本,都是朱十三写的笔记,笔记内容,多是向天尊忏悔、祈福的内容,符合他狂热信徒的身份。

    另一个册子,却是记录着关于教宗的组织架构,切口,以及一些基础法诀。

    阅览罢这本册子,许易明白了,朱十三为何会死。

    他不是死在身上受的重伤,而是死在找寻自己上。

    按朱十三笔记上的说法,他们都是教宗的暗夜行者,而暗夜行者彼此之间,不能联系。

    除非是其中的暗夜行者,无法完成任务,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才可以动用秘法,搜寻最近的暗夜行者。

    而这种秘法一旦动用,必死无疑。

    显然,朱十三自知身陷重围,身受重伤,无法突出。

    身为狂热信徒的他,轻易便决定舍身取义,用秘法搜寻到了炼化了教宗印信的许易,转而将后续任务转给了他。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